海淀信息港
法律
当前位置:首页 > 法律

诗意生还7z

发布时间:2019-10-13 04:19:22 编辑:笔名

导语:在跃起的那一刻,只是肉身坠下,灵魂是飞升的,他向上、向上

,一直飞升,生出了一双羽翅,永生为天堂里的大天使孔令燕/文十月的一天,是万圣节,天气有些阴冷,周围充斥了鼓噪搞怪的气氛,有点儿心神不宁。临近中午的时候,无意刷了一下朋友圈,大学同学群里的一则消息让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沉痛悼念老师!赶紧打核实,无论我怎样逃避,都改变不了一个事实:老师于当天凌晨离世。虽然开始我强作镇定,还和同事平静地说了这个消息,但是话音刚落、当我转向自己的角落。他不想让人随波逐流,他希望整个社会都高导向上,他希望他的学生清者自清、坚持心底的纯净,但是,近些年的变化如此巨大,周围的世界天翻地覆,充满各种世俗或媚俗的文化商品,也许他的同伴、他的学生,都在变化。诗在这个世界上仿佛变成了冷宫里的尘灰、或者沽名钓誉的装饰。诗和诗意的整体沦丧,是否才是让陈师为痛心却无力的所在?17年前的研究生毕业论文,我写了王国维,题目就是《诗人之死》,如今,我却要为我挚爱的恩师写下这个题目。我不愿意看到这个结局,也不相信老师是彻底的死亡,我一厢情愿地认为他是实践了诗意的生还。因为他25年前曾经这样评价自杀的海子:“现在,我知道海子之死,实际上完成了浪漫主义史诗的普遍生还。海子是得永生的

。”我祈望我的老师也得永生:在跃起的那一刻,只是肉身坠下

,灵魂是飞升的

,他向上、向上,一直飞升,生出了一双羽翅,永生为天堂里的大天使。(作者系《当代》杂志副主编)

怎样进入有赞微商城
小程序开发定制
小程序开发流程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