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淀信息港
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

书香寒烟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4 07:30:38 编辑:笔名

一、  书易从厕所回来,就把自己筛糠般的,较弱的身子用被子捂得严严实实的,大气也不敢出。宿舍里同伴们轻微地呼吸声,还有千奇百怪的鼾声,他觉得就像是鬼哭狼嚎。那感觉,比他见到的那个东西还让他胆颤心惊。这已经是他第二次碰到这个东西了,他强迫自己把这一切当做幻觉,或者说自己是梦游。但强迫的结果并没有多少作用,那情景,简直就是历历在目。他睁着眼闭着眼都如影随形。他不敢把自己看到的一切告诉同学们,包括老师和家长。前一段时间,青旋就因为胡说八道,被学校以神经衰弱,患有梦游症在同学中间造成不良影响而被勒令休学。青旋被父母拉着回家的时候,还执拗地回过头,对着目送他的老师和同学们喊了一句:“我没有胡说,我真的看到了。”  星期五,书易收拾好东西,迫不及待地向车站赶去,此时,暮色已经降临,天空飘起了星星点点的雪花。街上的行人匆匆,生怕在雪下大的时候赶不到家里。起初的雪虽然不大,但都是凝结在一块的雪粒,硬硬的,随着凛冽的北风在空中打着旋儿,好似专拣着往人的脸上撞。书易瑟缩着脖子,像所有匆匆赶路的行人一样。几个在街上玩闹嬉戏的孩童,高兴地撒着欢,肆无忌惮地欣赏着这冷酷的甘露,全然没有一丝回家的意思。但很快,爷爷奶奶或者爸爸妈妈就拽着他们的胳膊,连哄带劝地拉着他们回家。孩子们的兴致随着大人的老生常谈荡然无存。其实,孩子们知道大人的担心是对的,街道上车来车往行人如梭,说不定暗处还有觊觎的目光在盯着孩子们,想把其中的一个据为己有,或拿着去发财。可是,即便这样,总不能给孩子们套上枷锁,让他们失去童年里美好的东西,让他们的天空小了又小,少了又少。书易胡乱想着,冷不丁听到有人说了一声:“你好。”一定是熟悉的路人在互相打招呼吧,可是这声音,弱弱的,细细的,不像是一个成年人,而且,这声音,似乎就在书易的耳畔。难道,是问他吗?平时星期五,回家的人少,大家怕天太晚了,车不好坐,一般准备回家的,都是第二天才轻松而潇洒地动身,在等车的间隙,还可以欣赏美丽的街景,听过往行人不同的故事。加之今天的天气不好,从早上就刮着凛冽的北风,天气预报前几天就说了,近几天会降温,而且,也有一次降雪。育苗中学座落在一个不大的镇上,逢每月的三号和六号的集日,还有点镇的样子,平常,除了几个在十字路口摆着蔬菜摊和水果摊的本地人,就是装修还行的几家店家出出进进的商铺外,冷冷清清的,呈现着一副萧条的模样。  四下里瞅了瞅,没瞅着人,书易觉得奇怪。刚才似乎还像个样子的街道,不时地过去一辆车,不时地走过一个行人,可这会儿,忽然什么都没有了,一切显得有点怪异。书易加快了脚步,但那声“你好”再度响起。书易这次没有寻找声音的来源,他急匆匆地拐过眼前的一个弯。拐过弯就好了,离等车的地方也就只有不到一百米了。可是,匆忙中,书易和一个人撞了个满怀。他不好意思地抬起头,眼前,是一个和他差不多大的男孩,就那么定定地站着,一点没有和他撞了之后的惊慌,似乎就在这里专门等他一般。  “你好,能和你做朋友吗?”男孩说。哦,和刚才那个声音一样。这小子,是专门躲在这里吓唬他的吧。  书易这才抬起头,仔细打量着面前的这个男孩。男孩的样子,让书易一下子惊呆了,他从来没见过这么精致的男孩。男孩的脸,白的像雪,那五官似乎不是长上去的,而是一位画技高超的画家,精雕细琢描上去似的。细密微黄的头发,随着风在脑袋上轻歌曼舞,虽然衣服稍显宽松,但掩盖不了男孩匀称俊美的身材。这样的男孩,会讨很多人喜欢。往哪儿随便一站,可怜而可爱的样子,谁见了都想着去抱一抱他,谁见了都会觉得男孩就是自己认识很久的朋友。此刻的书易,就是这样的想法。他取下挡在头顶的书本,对男孩笑了笑:“你是谁?我们好像不认识啊。”  “可我认识你,你叫书易,是育苗中学高二三班的学生。”男孩微笑着,那红嫩的嘴唇向上翘着,月牙一般。  “哦,你是……”  “我叫凡霜,也是育苗中学的,我上高一,在九班。”  “哦,高一新生啊,怪不得我不认识呢。凡霜,这名字,好听,不过听着好像是个女孩的名字呢。”书易开了句玩笑。不知怎么的,他就想和凡霜多说几句话,听他细弱蚊蝇却异常悦耳的声音。  “我知道你,你学习很好,学校的光荣榜上有你的照片和名字呢。我每星期五也回家,和你坐一个车。我经常和你一块儿等车呢。”  “哦,我可能,没注意吧。”书易不知怎么的,有点不好意思起来。  有了凡霜的陪伴,笼罩在书易心中的阴云似乎消散了许多,清冷的街道也似乎有了些生气。  车上,他们说说笑笑的,仿佛是认识很久的朋友似的,以往觉得车走得慢,今天的车也似乎快了很多,转眼,他们就要各回各家了。  书易刚说了声再见,却不见凡霜回应。只见凡霜双手在身上乱摸一气,然后望着好奇地看着他的书易,说:“坏了,我把钥匙忘在学校了。”  “你家里没人吗?”书易小心翼翼地问。  凡霜点了点头:“我爸妈都在外地打工,去年,爷爷也去世了,家里,就我一个人了。”  “哦,那你干嘛要回家呢?”  “宿舍里的同学都回家了,我一个人害怕。”凡霜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作为一个男孩,说出这样的话,真的很难为情。  书易“哦”了一声,没再说什么,他想起了自己回家的原因,还不是和凡霜一样吗?就算没有那些事,让他一个人留在宿舍里,照样害怕。就算不害怕,那难耐的孤独,也会让人难以承受的。不过,现在凡霜忘了拿钥匙,这个难题他也没办法解决了,况且,就算返回学校,也没有车了。  “书易,我可以叫你哥哥吗?”正想着,凡霜忽然问。  虽然书易不知道凡霜这么问的意思,但他还是不假思索地点了点头:“行啊,有你这么个小弟弟,我很高兴啊。”  “那,我去你家可以吗?现在,也没车了,没办法回学校了。”凡霜依然低着头,好像是一个犯了错误的小学生。  书易想了想,说:“好吧。”  “书易哥哥,你太好了。”凡霜忽然就露出灿烂的笑容,抓住书易的胳膊,来回摇着。书易对凡霜这种撒娇式的动作特别不习惯,幸亏大街上没人,要是被人看见,还以为他们俩不正常呢。  “书易哥哥,你们家都有谁呢?你带个陌生人回家,如果你的家人不乐意怎么办?”凡霜不免担心起来,要知道,他可是个特别认生的人,任何人对他来说,都会造成莫名的恐惧和担忧,但这个刚认识的书易哥哥除外。  “放心吧,我家里和你一样,也是我一个人。”书易一边走一边说。  “哇,那太好了!”凡霜高兴得一蹦三尺,追上来又要抓书易的胳膊摇,但被书易紧走了几步躲开了。  凡霜撅了撅嘴,但很快就换上一副笑脸,然后问:“书易哥哥,家里为什么你一个人呢?”  “跟你差不多,不同的是,我爸爸和妈妈离异了,他们都很忙,都不要我。家里原来是奶奶一直照顾我,可奶奶三年前去世了。”书易说着,想起了奶奶,不由得眼眶发红了。  “哎——”凡霜长叹了口气,说,“我们两个,真是天涯沦落人啊。”    二、  书易一个人行走在那条熟悉的小路上。这条路,书易走了很多次,这条路的尽头,是一片小树林。那片小树林里,有一座坟。书易经常去那座坟上坐坐,但都是下午放学的时候,从来没在晚上去过。  放学后,小树林里其实很热闹,不但有鸟儿鸣唱,还有三三两两的同学在小树林里漫步,或者嬉戏。有时候,大家看到书易一个人呆在那座坟旁,就会有人劝说:“书易,人死如灯灭,别再想了,我们一起去玩吧。”但也有人故作神秘地说:“书易,小心沾染上了鬼气,要是被鬼附身或者鬼晚上来找你,那可就遭了。”  不论别人怎么说,书易都付诸一笑。  好冷啊,书易不由得将双臂抱得紧紧的,往事也在脑海里翻腾着。  那时候,刚从学校毕业的念寒老师成了书易的班主任,那时,他们班是全校乱的班。那天,他们正在为昨天又气走了一名老师高兴呢,瘦弱不堪的念寒就进来了。起初,大家都以为他是一名新转来的学生。其实大家这么认为,除了念寒真的像一个学生以外,他竟然身后背着一个书包,而且他站在讲台上,面对大家好奇的目光,说:“同学们,大家好,我是新来的学生,我叫顾念寒。”  也许,这种打破了以往新来的学生必须经过老师的带领和介绍的常规,让带大出现了少有的安静,也许,站在讲台上的顾念寒真的帅气而干净,女生想多看几眼,男生也自感不如。  顾念寒抓住了机会,继续说:“在我还没有找到作为之前,还没有被你们其中的一位接纳之前,我想给大家讲一个故事。”  大家搞不清这个新来的学生卖什么关子,凝神屏听着。  顾念寒说:“我今生后悔的,不是拿着爸爸的血汗钱到处潇洒,也不是因为妈妈在我面前一次次痛哭流涕,我一心向往着我梦想中的自由。我不学习,沉迷网络。在家里出事之前,我一直浪费着青春,挥霍着幸福,我根本不知道什么叫做珍惜。直到有一天,爸爸因为车祸永远离开了我,妈妈因为经受不了意外的打击,神经失常。我突然从一个无忧无虑的境地跌进了万丈深渊,以前毫无责任感的我却要承担面临的一切。但我来不及后悔,我辍学了,成了一个四处讨要生活的流浪儿。我所做的一切并不是后悔,我也没有因为没有珍惜感到遗憾。本来,爸爸和妈妈因为忙,并没有和我有多少感情。但我走进这个纷杂浮华的社会,我才知道我是多么的弱小和可怜,我也痛恨爸爸和妈妈没有让我学会自立自强,只是一味的认为给我钱花就好。可是,我曾经的一位老师,却找到了我。我那时在网吧,和几个街头的小混混在一起。那位老师让我跟他回去,我不回去,还让那几个小混混打他,打得他鼻青脸肿。但他喊了一句,是流着泪喊的。他喊的是:儿子,跟爸爸回家。我一下子就怔住了,那几个小混混也住了手。然后,我搀着他回到了我的家,然后又回到了学校。现在,我成了一名老师,也是你们的班主任。”  顾念寒的话引起了大家的一片喧嚣,没有人相信他。但他接下来的动作,着实让他们对他刮目相看了。他走到一个嚷得凶的学生面前,揪住他的衣领,在教室里,把他暴打了一顿,然后指着全班同学说:“我是在替你们的父母教训你们,如果还有人不服气,尽管来!”  然后,他从自己的书包里拿出一本书,抄了满满的一黑板题,说:“做,做完再下课。”  顾念寒就这样征服了大家,而且,和同学们打成一片,称兄道弟。虽然学校曾经对他的做法质疑,但这个曾经纪律差成绩差的班级,在一次考试时竟然取得了前所未有的好成绩,学校也就没话说了。直至后来,女生们竟然把他当成了偶像,还说什么韩剧中的那些帅哥和顾念寒比起来,简直都是垃圾。而男生,竟然把顾念寒当成了哥哥。但就是这样一位老师,竟然犯下了令人难以置信的错误,,东窗事发,自杀了。可是,书易不相信,不相信顾念寒会做出那样的事。  其实,书易一直是个普普通通的乖孩子。其实,像书易这样的乖孩子,总是不被人重视,他就像空气,像一粒尘土。但即使这样的乖孩子,还有犯错误的时候,有时候的错误,不是成心的。生活,总会制造些让你出其不意的意外。那天,书易无所事事,一个人在校园里走着,看到了脚下有一个三角形的铁片。或许是学校拆掉旧房的时候掉下来的吧。书易就把那个铁片拾起来,然后,就在教室的水泥窗台上打磨着。他当时并没想着要磨出什么效果,就是无所事事给自己找个事干。但就在打磨的过程中,出事了。同班的一个同学正好经过,好奇地看着书易正在干什么,书易正在打磨的手一滑,那铁片不偏不倚地正好滑到了那个同学的额头上,顿时,血就流了下来。书易吓傻了,那个同学用手捂着伤口,愤怒地盯着书易。然后,闻讯而来的其他同学似乎好久没有看到精彩的戏码了,拉的拉,扯的扯,就把书易和那个同学拉到了顾念寒跟前。顾念寒没说什么,支走了其他同学,让书易在他办公室先等着,他把那个同学领去了学校的卫生室。  处理好了那个同学的伤口,顾念寒问明了情况,就对书易说:“既然这样,没事了,你去吧。”  书易有些不相信,站着没动,眼里含着泪花犹豫着问:“那老师,多少钱?”  顾念寒走过来,在书易的头上摸了摸,说:“钱不多,伤口也问题不大,你不用管。我是班主任,出了事我应该负责。不过,我也相信你说的,这只是个意外。去吧,我要的不是你的内疚,而是进步。”  有时候,人和人之间,懂得宽容,学会责任和担当,才能更好的征服。这不仅仅是收买人心,而是一种信任,一种默契。一味的强制只能带来更多的压力和反抗。  书易就是这样喜欢上了顾念寒这位年轻的老师,也和其他同学一样,到后来,就把他当成了自己的一位兄长。甚至有时候,在书易的心目中,顾念寒就是他的爸爸。当然,书易对于顾念寒的感情,并不仅仅是这一件事。后来顾念寒和书易的几次谈话,还有他们之间很多次眼神的交集,让书易渐渐地从自我封闭的阴影中走了出来,找到了自信,融入了集体,整个人,也变得阳光起来了。 共 17478 字 4 页 首页1234下一页尾页

输卵管阻塞很严重,这些表现症状你应该了解
哈尔滨的治男科医院
云南医院治癫痫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