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淀信息港
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

书香寒烟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4 07:30:38 编辑:笔名

一、  书易从厕所回来,就把自己筛糠般的,较弱的身子用被子捂得严严实实的,大气也不敢出。宿舍里同伴们轻微地呼吸声,还有千奇百怪的鼾声,他觉得就像是鬼哭狼嚎。那感觉,比他见到的那个东西还让他胆颤心惊。这已经是他第二次碰到这个东西了,他强迫自己把这一切当做幻觉,或者说自己是梦游。但强迫的结果并没有多少作用,那情景,简直就是历历在目。他睁着眼闭着眼都如影随形。他不敢把自己看到的一切告诉同学们,包括老师和家长。前一段时间,青旋就因为胡说八道,被学校以神经衰弱,患有梦游症在同学中间造成不良影响而被勒令休学。青旋被父母拉着回家的时候,还执拗地回过头,对着目送他的老师和同学们喊了一句:“我没有胡说,我真的看到了。”  星期五,书易收拾好东西,迫不及待地向车站赶去,此时,暮色已经降临,天空飘起了星星点点的雪花。街上的行人匆匆,生怕在雪下大的时候赶不到家里。起初的雪虽然不大,但都是凝结在一块的雪粒,硬硬的,随着凛冽的北风在空中打着旋儿,好似专拣着往人的脸上撞。书易瑟缩着脖子,像所有匆匆赶路的行人一样。几个在街上玩闹嬉戏的孩童,高兴地撒着欢,肆无忌惮地欣赏着这冷酷的甘露,全然没有一丝回家的意思。但很快,爷爷奶奶或者爸爸妈妈就拽着他们的胳膊,连哄带劝地拉着他们回家。孩子们的兴致随着大人的老生常谈荡然无存。其实,孩子们知道大人的担心是对的,街道上车来车往行人如梭,说不定暗处还有觊觎的目光在盯着孩子们,想把其中的一个据为己有,或拿着去发财。可是,即便这样,总不能给孩子们套上枷锁,让他们失去童年里美好的东西,让他们的天空小了又小,少了又少。书易胡乱想着,冷不丁听到有人说了一声:“你好。”一定是熟悉的路人在互相打招呼吧,可是这声音,弱弱的,细细的,不像是一个成年人,而且,这声音,似乎就在书易的耳畔。难道,是问他吗?平时星期五,回家的人少,大家怕天太晚了,车不好坐,一般准备回家的,都是第二天才轻松而潇洒地动身,在等车的间隙,还可以欣赏美丽的街景,听过往行人不同的故事。加之今天的天气不好,从早上就刮着凛冽的北风,天气预报前几天就说了,近几天会降温,而且,也有一次降雪。育苗中学座落在一个不大的镇上,逢每月的三号和六号的集日,还有点镇的样子,平常,除了几个在十字路口摆着蔬菜摊和水果摊的本地人,就是装修还行的几家店家出出进进的商铺外,冷冷清清的,呈现着一副萧条的模样。  四下里瞅了瞅,没瞅着人,书易觉得奇怪。刚才似乎还像个样子的街道,不时地过去一辆车,不时地走过一个行人,可这会儿,忽然什么都没有了,一切显得有点怪异。书易加快了脚步,但那声“你好”再度响起。书易这次没有寻找声音的来源,他急匆匆地拐过眼前的一个弯。拐过弯就好了,离等车的地方也就只有不到一百米了。可是,匆忙中,书易和一个人撞了个满怀。他不好意思地抬起头,眼前,是一个和他差不多大的男孩,就那么定定地站着,一点没有和他撞了之后的惊慌,似乎就在这里专门等他一般。  “你好,能和你做朋友吗?”男孩说。哦,和刚才那个声音一样。这小子,是专门躲在这里吓唬他的吧。  书易这才抬起头,仔细打量着面前的这个男孩。男孩的样子,让书易一下子惊呆了,他从来没见过这么精致的男孩。男孩的脸,白的像雪,那五官似乎不是长上去的,而是一位画技高超的画家,精雕细琢描上去似的。细密微黄的头发,随着风在脑袋上轻歌曼舞,虽然衣服稍显宽松,但掩盖不了男孩匀称俊美的身材。这样的男孩,会讨很多人喜欢。往哪儿随便一站,可怜而可爱的样子,谁见了都想着去抱一抱他,谁见了都会觉得男孩就是自己认识很久的朋友。此刻的书易,就是这样的想法。他取下挡在头顶的书本,对男孩笑了笑:“你是谁?我们好像不认识啊。”  “可我认识你,你叫书易,是育苗中学高二三班的学生。”男孩微笑着,那红嫩的嘴唇向上翘着,月牙一般。  “哦,你是……”  “我叫凡霜,也是育苗中学的,我上高一,在九班。”  “哦,高一新生啊,怪不得我不认识呢。凡霜,这名字,好听,不过听着好像是个女孩的名字呢。”书易开了句玩笑。不知怎么的,他就想和凡霜多说几句话,听他细弱蚊蝇却异常悦耳的声音。  “我知道你,你学习很好,学校的光荣榜上有你的照片和名字呢。我每星期五也回家,和你坐一个车。我经常和你一块儿等车呢。”  “哦,我可能,没注意吧。”书易不知怎么的,有点不好意思起来。  有了凡霜的陪伴,笼罩在书易心中的阴云似乎消散了许多,清冷的街道也似乎有了些生气。  车上,他们说说笑笑的,仿佛是认识很久的朋友似的,以往觉得车走得慢,今天的车也似乎快了很多,转眼,他们就要各回各家了。  书易刚说了声再见,却不见凡霜回应。只见凡霜双手在身上乱摸一气,然后望着好奇地看着他的书易,说:“坏了,我把钥匙忘在学校了。”  “你家里没人吗?”书易小心翼翼地问。  凡霜点了点头:“我爸妈都在外地打工,去年,爷爷也去世了,家里,就我一个人了。”  “哦,那你干嘛要回家呢?”  “宿舍里的同学都回家了,我一个人害怕。”凡霜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作为一个男孩,说出这样的话,真的很难为情。  书易“哦”了一声,没再说什么,他想起了自己回家的原因,还不是和凡霜一样吗?就算没有那些事,让他一个人留在宿舍里,照样害怕。就算不害怕,那难耐的孤独,也会让人难以承受的。不过,现在凡霜忘了拿钥匙,这个难题他也没办法解决了,况且,就算返回学校,也没有车了。  “书易,我可以叫你哥哥吗?”正想着,凡霜忽然问。  虽然书易不知道凡霜这么问的意思,但他还是不假思索地点了点头:“行啊,有你这么个小弟弟,我很高兴啊。”  “那,我去你家可以吗?现在,也没车了,没办法回学校了。”凡霜依然低着头,好像是一个犯了错误的小学生。  书易想了想,说:“好吧。”  “书易哥哥,你太好了。”凡霜忽然就露出灿烂的笑容,抓住书易的胳膊,来回摇着。书易对凡霜这种撒娇式的动作特别不习惯,幸亏大街上没人,要是被人看见,还以为他们俩不正常呢。  “书易哥哥,你们家都有谁呢?你带个陌生人回家,如果你的家人不乐意怎么办?”凡霜不免担心起来,要知道,他可是个特别认生的人,任何人对他来说,都会造成莫名的恐惧和担忧,但这个刚认识的书易哥哥除外。  “放心吧,我家里和你一样,也是我一个人。”书易一边走一边说。  “哇,那太好了!”凡霜高兴得一蹦三尺,追上来又要抓书易的胳膊摇,但被书易紧走了几步躲开了。  凡霜撅了撅嘴,但很快就换上一副笑脸,然后问:“书易哥哥,家里为什么你一个人呢?”  “跟你差不多,不同的是,我爸爸和妈妈离异了,他们都很忙,都不要我。家里原来是奶奶一直照顾我,可奶奶三年前去世了。”书易说着,想起了奶奶,不由得眼眶发红了。  “哎——”凡霜长叹了口气,说,“我们两个,真是天涯沦落人啊。”    二、  书易一个人行走在那条熟悉的小路上。这条路,书易走了很多次,这条路的尽头,是一片小树林。那片小树林里,有一座坟。书易经常去那座坟上坐坐,但都是下午放学的时候,从来没在晚上去过。  放学后,小树林里其实很热闹,不但有鸟儿鸣唱,还有三三两两的同学在小树林里漫步,或者嬉戏。有时候,大家看到书易一个人呆在那座坟旁,就会有人劝说:“书易,人死如灯灭,别再想了,我们一起去玩吧。”但也有人故作神秘地说:“书易,小心沾染上了鬼气,要是被鬼附身或者鬼晚上来找你,那可就遭了。”  不论别人怎么说,书易都付诸一笑。  好冷啊,书易不由得将双臂抱得紧紧的,往事也在脑海里翻腾着。  那时候,刚从学校毕业的念寒老师成了书易的班主任,那时,他们班是全校乱的班。那天,他们正在为昨天又气走了一名老师高兴呢,瘦弱不堪的念寒就进来了。起初,大家都以为他是一名新转来的学生。其实大家这么认为,除了念寒真的像一个学生以外,他竟然身后背着一个书包,而且他站在讲台上,面对大家好奇的目光,说:“同学们,大家好,我是新来的学生,我叫顾念寒。”  也许,这种打破了以往新来的学生必须经过老师的带领和介绍的常规,让带大出现了少有的安静,也许,站在讲台上的顾念寒真的帅气而干净,女生想多看几眼,男生也自感不如。  顾念寒抓住了机会,继续说:“在我还没有找到作为之前,还没有被你们其中的一位接纳之前,我想给大家讲一个故事。”  大家搞不清这个新来的学生卖什么关子,凝神屏听着。  顾念寒说:“我今生后悔的,不是拿着爸爸的血汗钱到处潇洒,也不是因为妈妈在我面前一次次痛哭流涕,我一心向往着我梦想中的自由。我不学习,沉迷网络。在家里出事之前,我一直浪费着青春,挥霍着幸福,我根本不知道什么叫做珍惜。直到有一天,爸爸因为车祸永远离开了我,妈妈因为经受不了意外的打击,神经失常。我突然从一个无忧无虑的境地跌进了万丈深渊,以前毫无责任感的我却要承担面临的一切。但我来不及后悔,我辍学了,成了一个四处讨要生活的流浪儿。我所做的一切并不是后悔,我也没有因为没有珍惜感到遗憾。本来,爸爸和妈妈因为忙,并没有和我有多少感情。但我走进这个纷杂浮华的社会,我才知道我是多么的弱小和可怜,我也痛恨爸爸和妈妈没有让我学会自立自强,只是一味的认为给我钱花就好。可是,我曾经的一位老师,却找到了我。我那时在网吧,和几个街头的小混混在一起。那位老师让我跟他回去,我不回去,还让那几个小混混打他,打得他鼻青脸肿。但他喊了一句,是流着泪喊的。他喊的是:儿子,跟爸爸回家。我一下子就怔住了,那几个小混混也住了手。然后,我搀着他回到了我的家,然后又回到了学校。现在,我成了一名老师,也是你们的班主任。”  顾念寒的话引起了大家的一片喧嚣,没有人相信他。但他接下来的动作,着实让他们对他刮目相看了。他走到一个嚷得凶的学生面前,揪住他的衣领,在教室里,把他暴打了一顿,然后指着全班同学说:“我是在替你们的父母教训你们,如果还有人不服气,尽管来!”  然后,他从自己的书包里拿出一本书,抄了满满的一黑板题,说:“做,做完再下课。”  顾念寒就这样征服了大家,而且,和同学们打成一片,称兄道弟。虽然学校曾经对他的做法质疑,但这个曾经纪律差成绩差的班级,在一次考试时竟然取得了前所未有的好成绩,学校也就没话说了。直至后来,女生们竟然把他当成了偶像,还说什么韩剧中的那些帅哥和顾念寒比起来,简直都是垃圾。而男生,竟然把顾念寒当成了哥哥。但就是这样一位老师,竟然犯下了令人难以置信的错误,,东窗事发,自杀了。可是,书易不相信,不相信顾念寒会做出那样的事。  其实,书易一直是个普普通通的乖孩子。其实,像书易这样的乖孩子,总是不被人重视,他就像空气,像一粒尘土。但即使这样的乖孩子,还有犯错误的时候,有时候的错误,不是成心的。生活,总会制造些让你出其不意的意外。那天,书易无所事事,一个人在校园里走着,看到了脚下有一个三角形的铁片。或许是学校拆掉旧房的时候掉下来的吧。书易就把那个铁片拾起来,然后,就在教室的水泥窗台上打磨着。他当时并没想着要磨出什么效果,就是无所事事给自己找个事干。但就在打磨的过程中,出事了。同班的一个同学正好经过,好奇地看着书易正在干什么,书易正在打磨的手一滑,那铁片不偏不倚地正好滑到了那个同学的额头上,顿时,血就流了下来。书易吓傻了,那个同学用手捂着伤口,愤怒地盯着书易。然后,闻讯而来的其他同学似乎好久没有看到精彩的戏码了,拉的拉,扯的扯,就把书易和那个同学拉到了顾念寒跟前。顾念寒没说什么,支走了其他同学,让书易在他办公室先等着,他把那个同学领去了学校的卫生室。  处理好了那个同学的伤口,顾念寒问明了情况,就对书易说:“既然这样,没事了,你去吧。”  书易有些不相信,站着没动,眼里含着泪花犹豫着问:“那老师,多少钱?”  顾念寒走过来,在书易的头上摸了摸,说:“钱不多,伤口也问题不大,你不用管。我是班主任,出了事我应该负责。不过,我也相信你说的,这只是个意外。去吧,我要的不是你的内疚,而是进步。”  有时候,人和人之间,懂得宽容,学会责任和担当,才能更好的征服。这不仅仅是收买人心,而是一种信任,一种默契。一味的强制只能带来更多的压力和反抗。  书易就是这样喜欢上了顾念寒这位年轻的老师,也和其他同学一样,到后来,就把他当成了自己的一位兄长。甚至有时候,在书易的心目中,顾念寒就是他的爸爸。当然,书易对于顾念寒的感情,并不仅仅是这一件事。后来顾念寒和书易的几次谈话,还有他们之间很多次眼神的交集,让书易渐渐地从自我封闭的阴影中走了出来,找到了自信,融入了集体,整个人,也变得阳光起来了。 共 17478 字 4 页 首页1234下一页尾页

输卵管阻塞很严重,这些表现症状你应该了解
哈尔滨的治男科医院
云南医院治癫痫病
友情链接
6个月宝宝发烧怎么办 婴儿感冒症状 婴儿发烧39度怎么办 三个月的宝宝咳嗽怎么办啊 小孩咳嗽痰多吃什么好的快 宝宝咳嗽流鼻涕怎么办 宝宝厌食怎么办 小孩发烧怎么办怎样退烧快 小孩眼屎多 宝宝严重便秘 宝宝消化不良的症状 小孩频繁发烧什么原因 小孩夜间咳嗽厉害怎么办 孩子口臭 小儿上火什么原因 宝宝干咳怎么办 小孩子晚上咳嗽厉害怎么办 小孩子老是发烧是怎么回事 6个月婴儿发烧物理降温 婴儿发烧39度怎么办 宝宝突然发烧 宝宝有点咳嗽 幼儿咳嗽有痰 儿童发烧 孩子晚上发烧白天不烧怎么回事 5岁儿童发烧怎么退烧 孩子发烧如何退烧 宝宝发烧引起抽搐 小孩睡觉出汗 小孩咳嗽吃什么好得快 小儿感冒吃什么药 宝宝发烧喂不进去药怎么办 宝宝低烧不退怎么办 小孩咳嗽 小孩发烧怎么退烧最快 孩子干咳吃什么药 孩子晚上睡觉咳嗽厉害怎么办 孩子咳嗽有痰吃什么药 儿童便秘怎么解决 8个月宝宝发烧怎么办 小儿便秘如何治疗 幼儿咳嗽怎么办 小孩不吃饭是什么原因 婴儿便秘怎么办 宝宝咳嗽吃什么药 5个月宝宝咳嗽 7个月宝宝咳嗽怎么办 6岁儿童晚上睡觉出汗 宝宝反复发高烧怎么办 小孩儿发烧快速退烧法 小朋友咳嗽吃什么能快速止咳 宝宝晚上发烧怎么办 小孩发烧处理方法 小儿快速退烧小妙招 小孩发烧不能超过几天 小孩发烧怎么处理 宝宝感冒吃什么好 小孩感冒咳嗽怎么办 孩子发烧不退怎么办 小孩晚上咳嗽怎么缓解 孩子咳嗽怎么办 婴儿发烧怎么办退烧快 小孩喉咙痒咳嗽怎么办 宝宝轻微咳嗽怎么办 儿童推拿退烧图 儿童发烧怎样退烧快 孩子咳嗽有痰吃也什么药 小孩子发烧怎么办怎么降温 孩子干咳嗽是什么原因 小孩发烧怎么回事 小孩干咳吃什么药 小孩高烧 宝宝咳嗽一个月了还没好怎么办 宝宝发热39度怎么办 宝宝病毒性发烧 10个月宝宝发烧 宝宝咳嗽了怎么办 婴儿退烧物理降温方法 孩子夜间咳嗽厉害怎么办 孩子发烧40度危险吗 孩子咳嗽吃什么好 小儿退热 孩子发烧 宝宝一直咳嗽怎么办 小儿发烧手脚冰凉是怎么回事 小孩便秘吃什么 3岁小孩咳嗽有痰吃什么好的快 二个月婴儿感冒症状 小孩半夜咳嗽是什么原因 宝宝咳嗽流清鼻涕 孩子发烧39度怎么办 婴儿咳嗽怎么办 儿童感冒咳嗽 益阳综合科医院哪家好 郴州司法鉴定科医院哪家好 永州高压氧科医院哪家好 怀化小儿神经外科医院哪家好 湘西小儿泌尿科医院哪家好 保定有哪些中医肛肠科医院 永州有哪些康复科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