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淀信息港
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西游之灵 第三十七章 南山武院,极恶龙潭。

发布时间:2020-01-17 00:19:04 编辑:笔名

西游之灵 第三十七章 南山武院,极恶龙潭。

“这……”南梦吉大吃了一惊。

辰游摆了摆手笑道:“梦吉,不管你将来是否要选择入仕,有些积蓄总是好的。十三武道天赋不错,如果有了银钱购买大量资源,相信也能很快的成长起来。你们跟着我,总不能没有点收入来源吧?”

“可是这,这也太多了!”

南梦吉嘴巴有些不利索的道。

都是苦孩子出身,他虽然跟着辰游,但也完全没有想到,还没过几天的时间,就得到这样一份大礼!

“不多。西游书局想要经营起来,还需要你们很长时间的努力。由你主导经营,十三负责保护,我也放心。”

辰游笑道。

“辰游,你是我们三个的主心骨,也需要修炼提升实力,我觉得这时候,应该集中资源,让你先快速成长起来!”

南梦吉想了想道。

“我这里,你们不用担心。”辰游拿起酒壶,给三人各自倒了一杯笑道。

“辰游,看来你是……遇到贵人了!”

南梦吉端起酒杯道。

“哈哈哈……来,干了!”辰游未置可否,只是哈哈大笑,也将酒杯端起。

北岭牢狱的爆发,别人会以为他是隐藏了实力。但公开晋升奖励大会过后,肯定会有很多人,重新在心里估量一下。

像南梦吉这样想法的人,应该有不少。

三兄弟用过晚饭之后,辰游又在院中,指点了一阵辰十三的拳法、步法。

来自西游之灵的丹药、灵草等物,如非必要,辰游绝不会拿出来给外人使用。两个世界之间,肯定有很大的区别,比如炼体丹,中间恐怕就含有这个世界所没有的药物成分,如果泄露出去,那么会给他带来难以估量的巨大危险。

但功法不同,这个世界极大,强者数量如过江之鲫,可以说每时每刻,都有处在不同地方的强者,心血来潮之下,创造出一套全新的功法。

所以教给辰十三一些,并不存在什么问题。

……

指导辰十三之后,辰游打了一桶清水,回到自己的屋子。

晋升奖励大会之后,他开始每天服用两颗炼体丹,到了昨天之时,他的体质力量就已经超过一千斤,正式进入武者后期的范畴。

意识感应三大力量之源。

“阅力值,三万两千九百九十六点。”

“念力值,十二万三千二百一十四点。”

“信力值,四点。”

这是目前三大力量的积存数值。

赠书学堂的计划,可以说是极为成功,对于这个世界来说,没有比学堂,更能够将西游副本化利用的地方了。

念力值则更加恐怖,达到了阅力值的近四倍!

这也是他充分利用每一个西游副本的作用,随着阅读过西游副本的人数越来越多,短时间之内,念力值还会继续爆发式增长。

当然,过了初的热度之后,即使在学堂之中,念力值的产生也会慢慢降低,稳定下来。

很简单的道理,学子们初看西游,肯定是兴致盎然,平时有空的时候,八成还会相互之间激烈讨论其中的故事剧情,但是时间一长,兴趣就会转变成学习负担。

就像辰游前世上学,每次发新语文书的时候都会非常期待,对于课本里的有些故事,读的津津有味。但是时间长了,再好的故事,也让他产生一种想要呕吐的感觉!

排除心中的杂念,辰游看向洗髓丹图样。

距离上次服用洗髓丹,已经过去了七八天时间,他自己估摸着,应该可以再尝试服用一颗。

一万点阅力值扣除,一枚金灿灿的洗髓丹,再次出现在掌心之中。

仰头服下,闭目在屋中盘坐,仔细感应。

和上次的情况类似,约莫一炷香时间之后,他的身体再次排出灰褐色的污垢。

不过这次身体排出的杂质,明显要比上次少了很多。

冲洗过后,辰游略略感应了片刻,便即上床休息。

……

次日一早,三人早早起身,辰游带着南梦吉两人顺路见了见南陇书局掌柜,将接收书局的事宜交给南梦吉全权处理。

留给两人一千两银票,辰游转身离开,前往南山武院区域。

乌山城东西长七八里,宽有五六里。

越过南城区域,就是南山区。

整个南山区的核心,是长有二里,宽一里半,高大外墙围拢的武院核心区。

核心区之内,是千余名正式学员、教习居住修炼之所。

除了核心区,南山区外围也极为繁华,因为另有近两千名预备学员,在外围居住。

预备学员在核心区是没有正式住所的,所有修炼资源,全部需要自身出钱购买,武院只提供教学,并没有其他待遇。

在鳞比节次的商家、店铺之间穿行,辰游心中忍不住微微感概。

这南山区的繁华程度,还要超过乌山城任何一处!

乌山城其他地方有的,这里都有,甚至有些还要比其他地方更上档次。

千余正式学员,两千名预备学员,几乎不用离开南山区,就可以买到他们需要的任何东西。

向着一户店家询问,辰游很快找到位于南山区中部的捕房驻地。

南山区共计驻有三十六名正式捕快,东西两面,还各有一座黑甲军驻地,各驻有一百名黑甲军军士。

眼前的捕房驻地,是一片不小的院子,不过围墙斑驳,砖瓦老旧,显然已经很久没有修缮过了。

此刻院子大门开启,不过院门口却无人驻守。

辰游举步跨入大门,只见院子里面也是空空荡荡,没有人踪。

“谁在这里值守?”

四下看了看,他开口问道。

“来了!”

一座厢房之内有人答应一声,然后是一阵窸窸窣窣的穿衣之声。

足足十几个呼吸之后,一名歪扣着帽子,边走边系着衣襟扣子的青年捕快,从厢房之中走了出来。

这青年满脸胡茬,双眼布满血丝,一副宿醉未醒的样子。

“怎么就你一个?其他人呢?”

辰游看了看青年捕快,开口问道。

青年捕快系好衣扣,上上下下的打量了辰游一阵,方才猛然醒悟。

“可是辰捕头?”青年捕快赶忙躬身一礼,开口问道。

“我只是捕快,来到这里是挂的捕头虚衔。怎么没见其他人?”

辰游继续问道。

“别的捕快,都执勤去了。”

那青年尚未回答,另一座厢房走出一名老者捕快,向着辰游躬身一礼回答道。

辰游点了点头,没有再问。

按照正常来说,他来上任,其他捕快至少也该留在驻地等待,起码彼此认认脸。但现在这种情况,显然是其他人故意躲着他,不想和他有所交集。

“辰捕头,您的房间早已备好,您跟我来罢。”

老者捕快也未多说,指了指后院,然后头前带路去了。

后院屋舍也不少,老者将辰游领入其中的一间。

“我姓严,辰捕头叫我严老头就好。有什么需要,辰捕头都可以找我。”

严老头将辰游带入屋舍,然后再次行了一礼,就要转身离去。

辰游微微皱眉,开口阻止道:“严老稍等,我还有很多事情,想要请教。”

严老头缓缓转过身躯,古井不波的道:“辰捕头请说。”

“我不是捕头,以后你叫我辰游就好!”辰游摆了摆手,接着问道:“我来这里,不是应该有个交接?前任也该把大致情况,给我讲解一番吧?”

“您没有前任,没有捕头愿意来这里。平时有什么事,我们大家聚一聚,商量个主意解决就行。至于情况,也没什么好讲的,平时大家就是聚在一起打打牌,磕磕瓜子,实在闷得慌了,就上街转一圈,如果遇到打架滋事,注意躲避就是了。”

严老头一双浑浊的老眼看了看辰游,然后不紧不慢的道。

辰游讶然失笑,略顿了顿之后,道:“听起来,蛮有意思的样子。那严老说说,我以后,应该怎么做?”

“该怎么做,就怎么做,您是头儿,应该您拿主意。”严老头道。

“这样啊……”辰游眼中闪动,心中思索。

屋中一时沉默下来,足足数十个呼吸之后,严老头方才叹了一口气,然后接着道:“辰捕头,如果您真想知道情况,我这里倒是有一个,已经在南山区职司捕快,黑甲军之中,流传了数十年的顺口溜,可以说给您听听!”

“哦?严老请讲。”辰游抬头道。

严老头偏头看了一眼屋外,然后缓缓开口道:“南山有武院,极恶赛龙潭。捕快弱似鸡,黑甲脆如蛋……”

杭州市儿童医院怎么样
攀枝花市第六人民医院怎么样
山东哪家治疗癫痫病专科医院好
六盘水治癫痫的医院
青海医院治疗男科哪家好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