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淀信息港
旅游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

墨派彼时火照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4 07:12:18 编辑:笔名

序章 前缘  (一)   天宫历十一年冬,东洲。   神魔交战已有三年,天地玄黄,人间生灵涂炭。双方皆伤亡惨重,魔族长公主姬月被虏,仙界稍占上风。   这日,东洲战场上多了个戴紫玉繁花护额,容貌清丽,身着火红齐胸襦的女仙。她的出现使得天兵士气大振,逼得魔族节节退败。而她所做的不过是站在离洛上神的身侧,时不时轻触手腕上的银镯子。     魔族的大帐内,一身黑色戎装的男人负手而立,眉头微蹙,面容不怒自威,只听他淡淡的开口道:“可查清那女人的身份了?”声音听不出丝毫喜怒。   “回君上的话,她是仙界专司魂魄往生的彼岸上仙。”黑袍的巫者身形隐在暗处,看不清面容。   魔君冷哼一声,道:“那些破神仙道道真多。专司魂魄往生?那不该好好待在阴曹地府司职吗?”   “君上有所不知,这彼岸乃是天地初开时一朵双色彼岸花,修仙时师从泫离,是以虽司鬼魂之事却被提升为上仙,能力不容小觑。”   “她的存在岂不是让仙界有杀不完的人?”魔君想到这几次的败仗不由震怒,“荒唐!不容小觑?你倒是会找借口!”他将暗处的巫师一把拽了出来,双指扣紧巫师的脖子,面目狰狞。   巫师被吓得面色青白,挣扎道:“君上,君上息怒,小的有法子,有法子帮您除去彼岸。”   魔君放开他道:“哦?说来听听,若除不去她,你就以死谢罪吧。”   巫师哆嗦了一下,附耳道:“君上,这彼岸并非战仙,不如我们……”   魔君忽而破声长笑道:“妙!妙!”   巫师暗自擦汗,长出口气,心道,差点就死在魔君手下了。     仙界驻地,青华殿。   “是谁让彼岸来东洲的?”离洛质问道。   “天君。”东华翻着折子回答道。离洛一早便火急火燎地冲到青华殿质问他这件事,毫无平日里运筹帷幄决胜千里的风范。   离洛怒道:“天君老糊涂了吗?!彼岸又不是战仙,让她来东洲与送死无异!”   彼岸刚走到殿外就听得师父怒骂天君的声音,不由得眼神暗了暗。天君派人去八重天寻她前去东洲助战的时候,她想终于可以见到师父了,便随使者来了东洲。可如今看来,自己又惹师父不高兴了。   “本君觉得他是怕仙界的人死得太多,况且是时候结束这场战争了,召来彼岸有振奋军心的效果。”东华放下手中的折子,自顾自地倒了一杯茶,抿了一口又说,“你徒弟收集亡魂指引往生的能力在战场上实属。”   “去你的!”   离洛丢下这句话摔门而出,心知交友不慎。   此时殿里只剩东华一人,他斜靠在椅上,看着穹顶金刻的龙纹浮雕沉思。   这么多年来,离洛对彼岸的在意程度早就超过了师父对徒弟该有的感情,关心则乱,早晚要出事。他也反感天君的做法,甚至怀疑天君是故意为之。   他被自己的这种怀疑下了一跳,摇头笑了笑。    (二)   东洲已是凡人的地界,冬日里大雪飘飞是常有的事,双方都不约而同地选择了休战,这才有了此刻安宁的清晨。   雪不知不觉下得小了,不似之前随着狂风漫天飞舞,而是一片一片极轻的落下,飘落在脸上时有温柔的触感,像是恋人的亲吻,小心翼翼。   虽是战事不断的东洲,昴日星君也挑准了时间出来当值,日光清冷却恰到好处的落在青华殿的前院里,给站在花树下的女仙笼上一层淡淡的光晕。   离洛从青华殿出来的声响并未惊到彼岸,她依旧站在花树下抬首看着满树繁花。   离洛一出来便看到彼岸静静的站在那里,一身火红的齐胸襦极为惹眼,紫玉繁花护额在日光下熠熠生辉,一头墨发只在尾处松松的系着一条红色金丝穿线发带。那条发带还是彼岸在修成上仙时他送的,他记得当时彼岸高兴了好久,遇人就问:“好看吗?好看吗?”   那个他一手带大的女孩,如今已出落的倾国倾城,四海八荒前来提亲的仙众都快踏碎了八重天的白玉石阶,皆被彼岸婉言谢绝。为什么要拒绝呢?离洛从未想过,也不敢想,这种说不清的情愫一直被他压在心底,是谁也不能窥伺的秘密。   彼岸觉察到有人在注视着她,灼灼的目光让她不由得转头,却看到师父站在檐下,她脸一红心想方才定是错觉,师父怎么会……她低下头揉了揉发烫的脸,却听到师父走近的脚步声,心跳突然乱了拍子,她软糯糯地唤了句:“师父……”   不想却得到离洛的一个暴栗,她吃痛的捂着头,哀怨的看着离洛。以前修仙的时候每次偷懒或做错事师父都会用这种方式惩戒她,美其名曰“爱的抚摸”。   “知错了吗?”离洛憋住笑,故作严肃道。   “徒儿没错,徒儿是来助战的,天君还夸我了呢!”彼岸嘴上这样说着,心里直发虚,她知道师父从不看好老天君,只求师父别再赏她一记暴栗。   离洛额角的青筋跳了跳,不说天君还好,一说他就来气。“你倒说说天君怎么夸你的,好给为师一个不打你的理由。”   彼岸有些怕了,她咬了咬牙,心想说与不说都会被打,不如说实话。她撇撇嘴道:“师父,徒儿想你了。”   离洛叹了口气,将彼岸拥入怀中,轻声道:“师父也想你了。”他拍了拍彼岸纤瘦的背,默了一默,复又说道,“东华有心尽早结束这场神魔之战,所以无论发生什么事在战事未了前你都不要离开我半步,明白吗?”   彼岸默默的点头,她知道师父担心她,此时此刻鼻尖萦绕着淡淡的沉水香,让她心安。突然她想到了什么,将自己和离洛拉开一段距离,指着那棵繁花满枝的树道:“师父,那棵树是怎么回事啊?”   离洛拉起彼岸的手往院外走,边走边咬牙切齿的说道:“不用理东华那个妖孽的怪异品味。”   彼岸兴奋的说道:“师父不觉得很好看吗?回头我在我们住的院子里也弄一棵,多喜庆啊!”   渐行渐远的声音传来一记暴栗的巨响,只听离洛吼道:“笨徒弟,你看不出那是锁住姬月的牢笼吗?!师父都白教你了!”     离洛和彼岸走后,东华站在那棵花树下,轻笑着自言自语:“居然说本君是妖孽。”   他一挥衣袖,花树便变回了牢笼,笼中的女子长发披散,姣好的容颜不见血色,身上的几处大穴均被金针贯穿,碧色的长裙早已被血浸透,染成深黑色。似是久未见光,她微眯着眼睛看着东华,却是透着狠戾与怨恨。   “真想不到这离洛上神竟和自己的徒弟搞在一起,你们这些神仙真是恬不知耻。”姬月嘲讽道。   东华漫不经心的说道:“听闻姬月公主的母亲是上一任魔君的妻子,却谋和自己的小舅子害死了丈夫,并且在丈夫死后的第二日就下嫁给了小舅子。”他抬眼,反问道,“究竟是谁更加不知羞耻呢?”   姬月挣扎着反驳:“你胡说!你快放了我!我父亲一定会让你们这些神仙死无葬身之地!”她身上的伤口再次裂开,疼得她眼前发黑,面色愈加苍白。   “早告诉过你别做无用的事,当初若不是你自不量力来刺杀本君又怎会被捉住?安心在里面待着,等你的父亲送来降书或等我们踏平魔族后,本君自会放你这个无用公主出去。”   东华转身,牢笼变成了花树,院里安静了下来。    (三)   魔族营地。   魔君胧幻披着暗金色的绲丝狐裘衣,遥看着天兵所在的营地,纷飞的雪花反射着日光让他的视线有些模糊,敌军的中心庙宇琼楼他看的不真切。再环顾自己的营地,他的将士都在各自的帐中生火取暖,天寒地冻是魔族忍受不了的气候,若是那些神仙趁此时进攻恐怕魔族早已溃不成军。   思及此,胧幻握紧了拳头,因哥哥无能,迫使魔族被逼至极北之地,受尽苦寒。他不惜联合嫂子杀了兄长,夺了君位,领兵与仙界对抗为的不过是从那些神仙治下夺得四海八荒极暖之地,以使魔族不再受苦寒的折磨。   他心知双方实力悬殊。东华是太古的战神又有离洛助战,百万天兵追随,如今又来了个彼岸,更何况姬月还在东华手里,若再打下去魔族毫无胜算。可他已经没有回头路了,按照与那个人订立的契约来看,只有抓到毫无作战能力的彼岸,才能增加他手中议和的筹码。   胧幻走回大帐,召集了所有将领及巫师。   “传令下去,待雪停后,加布阎罗阵,不惜一切代价抓住离洛身边的那个女人!”   “得令!”所有人心中都燃起熊熊的大火,这火将浇天铺地,无人能挡。他们看着胧幻,知道这个青年背负的太多,可正是这样的人才有资格当他们的君上,带领他们背水一战。     仙界驻地,瑶池阁。   东华坐在上位,听着一个天将的急报。   “启禀帝君,前方来报。魔族有大动作,恐雪停后有大战。”   “可是在布阵?”离洛问道。   “千里眼说他看不清,顺风耳也听不见。”天将如实说着。   东华起身吩咐道:“你先下去吧。让天兵们做好迎战的准备,告诉他们快要结束了。”   “是。”   待天将离去后,东华沉吟道:“竟然动用了巫阵,胧幻究竟要做什么?”   “东华哥哥,巫阵是什么……痛,痛,痛,师父你又打我做什么?”彼岸捂着头,吃痛道。   “师父真白教了你那么多年,身为上仙连巫阵都不知道。你是被天雷霹傻了吗?!”离洛扶额,一副痛心疾首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东华看着彼岸若有所思,随即解释道:“巫阵是妖魔们特有的阵法,他们从巫师中选出巫力强的十人结成巫阵的人柱,当十人同时使用巫力时就会混淆敌人的试听,让敌人产生幻觉甚至失去判断力。”   “那就类似于幻术嘛。”彼岸作了然状。   “的确。但妖魔与我们不同,他们的巫阵会反噬,巫阵中的人柱都会死。”离洛道,“胧幻如此不惜代价,必有图谋。”   东华心中有不祥之感,他倒不担心什么巫阵,担心的是巫阵背后的目的。他没有软肋,不爱任何人也不恨任何人,这天地间没有东西会成为他的羁绊,要说有也不过是眼前这两个。   可他知道离洛和彼岸有着更深的羁绊,他们很容易就会被巫阵捕捉到弱点,万一巫阵的目标就是他们,那么这两个人将可能无处可逃。   “离洛。”东华喊道。   离洛和彼岸同时看向他,等着他继续说下去。“待雪停后,你和彼岸不要参战,这是命令。”   “你说什么?!”两人异口同声,“为什么?”   “关心则乱。战场不是儿戏,你顾不来的。”   两人对视一眼,保持缄默。    (四)   午后,风雪停息。太阳缓缓移出云层,云朵被日光镶上金边,日光渐胜,一阵风过,金云被吹散,太阳高高的悬在天上。   所有人都以为一场大战,即将开幕。但,也只是以为罢了。   东华此刻站在东洲水泽的边界处,身后是百万天兵天将,对岸模模糊糊看不清魔族的身形。而他身侧,是一脸肃然的师徒二人。东华突然有深深的无力感,他无奈地扶额,怒道:“不是让你俩别来的吗?!”   彼岸一惊,迅速躲到离洛的身后,露出个脑袋瞅着东华。   “我们担心,魔族诡计多端,指不定会使什么阴招。虽说你是太古战神,魔族对你来说算不上什么,但这次的神魔交战打了三年也只是稍占上风,胧幻自然不是个简单的人物。作为朋友,还是要来助你一助。”离洛道出心中所想,他见过东华从魔族手里吃过亏,那次还是重伤,若不是当时彼岸分出本体护着,恐怕已没有现在的东华帝君。   东华正欲说什么,忽见前方水泽浓雾四起,四周极轻极静。东华这才意识到不知不觉竟已陷入阵中,他咒骂了句,祭出长剑,对离洛说:“保护好彼岸,寸步莫离。”   然而,为时已晚。   原本躲在离洛身后的彼岸早已消失不见。离洛次觉得惊慌,他太大意了。   “人柱只有一炷香的时间,我们必须先找到彼岸。”东华推了推离洛让他回过神来。     其实巫阵不过是障眼法,让彼岸和所有人分开,真正等着她的是阎罗阵。巫阵中的人柱一字排开,周围景致变换,竟是阴间的景象。   阎罗阵,顾名思义,引人入阴间,面见十殿阎罗。但这阎罗却不过是人柱所用巫术幻化而成,彼岸专司往生之事,这十殿阎罗她再熟悉不过。可是,她已深陷阵中,分不清现实与幻境。   “收集亡魂指引往生?我定叫你收个够!”胧幻看着阵中的红衣女子,恶狠狠地说。     彼岸环顾周围,顿觉迷惑,自言自语道:“刚刚还在师父身边啊,怎么跑到阎罗殿来了?”她仔细打量着十个阎罗王,感觉说不出的怪异。   突然离她近的阎罗开口道:“彼岸上仙来此何事?”   彼岸一愣,却说出了让自己也奇怪的话:“师父让我到阴间当差。”   “当差?当的什么差?可有文牒?”   “师父说阴间近不太平,很多亡魂不会走黄泉路,找不到奈何桥,整日在阴间乱窜。所以让我来帮帮忙。”彼岸心中疑惑加深,这些话不是她想说的,可是却觉得就该这么回答。并在广袖中翻找文牒,按理说她不该有这东西的,结果她竟真的找到了个明黄的折子,“喏,这个。” 共 45568 字 11 页 首页1234...11下一页尾页

男性患了遗精以后该怎么办-缓解遗精食疗方式
黑龙江的治男科专科研究院
文章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