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淀信息港
汽车
当前位置:首页 > 汽车

超魔构筑师第五百七十四章虚夜

发布时间:2020-01-23 03:52:26 编辑:笔名

超魔构筑师 第五百七十四章 虚夜

“是么?”李仪语气淡然,唇角扬起诡异微笑。

“你笑什么?想要虚张声势?我不会上当的!”血顶厉声冷喝,心头却涌起一抹不妙之感。

下一刹,他的预感,化为真实。

轰!

血顶的身后,一道沉闷啸鸣响起,苍青斗气回卷集聚,竟是化作巍巍群峰之相,顶天立地,气象磅礴!

一拳袭来!

拳锋之上,沉聚着群山万壑之意,如群山倾塌,沉稳厚重,刚猛绝伦!

“什么人?胆敢偷袭!”血顶又惊又怒,沉腰立马,横弓回转一击,砸向那道拳头。

轰!

一声闷响,能量波纹卷散,大地塌陷,烟尘四起!

沉哼声中,血顶后退几步,视线望向来者,瞳孔收缩,失声道:“两个李仪?”

“此术,为观星一脉的秘术——流光残影!”李仪淡淡一笑,眼中幽芒凛然,“不过,有一点你说错了……不是两个,是四个!”

嗡!

话音未落,李仪身外秘符轮转,犹如一道星穹之镜,流光激荡沉浮,再次投射出两道身影。

“血顶,你完了!”

四人面露冷笑,声音如出一辙,藏有一抹诡异韵律,令血顶浑身发寒。

“——咫尺之域!”

李仪默念一句,四道身影踏步前冲,脚踏四象之位,拳锋暴虐,法术狂烈,绵延攻势密不透风,配合严丝合缝,绞杀而上。

仅仅数息工夫,血顶的体表,霜气之甲溃散,处处气脉炸裂,浑身浴血,发出阵阵惨叫。

“说!说出长孙在何处,我饶你一命!”李仪抽身后退,凛然而立,盯着血顶道。

“长孙神机?他已被重重围困,必死无疑!”血顶讥讽一笑,满脸凶戾之色,“还有你,你很快也会随他而去!哼!我的哥哥,必会替我报仇!”

“冥顽不灵!”李仪眼神一寒,掌刀横切,犹如一道璀璨匹练,将他斩首。

嘭!

头颅飞起,血顶的无头之躯,重重地砸落在地。

“这柄蛮弓,倒是不错……”李仪走上前,脚尖一挑,那柄凝霜蛮弓腾空而起,落在他的掌中。

嚎!

刹那间,李仪眼神一凝,耳畔有深幽龙吟回荡,久久不绝!

“哦?性子倒烈……”他脸色微沉,倒也并不意外。

这柄蛮弓“凝霜”,是以霜沉冰原的超凡巨兽——冰霜巨龙之尸打造,更被炼入一缕龙魂,乃是一件传奇装备,自然不易驯服。

龙吟激荡,霜气缭绕,霜龙之魂顺着李仪的右臂向上,直扑他的灵魂,似要反噬主人!

嗡!

就在这时,李仪的眉心之处,真龙符印亮烁,一股森严磅礴的龙威卷荡扩散,犹如虚空风暴,奔涌扩散!

嚎!

霜龙之魂战栗,身躯簌簌颤抖,立刻低头臣服,回归弓身。

“倒是识趣……”李仪淡淡一笑。

他灵魂之中,这枚真龙符印,可谓群龙之始,是货真价实的祖龙,高不可攀!

即使是天启巨龙遇上他,也会被祖龙之威所慑,战力下滑。

这区区龙魂,自然更是不值一提。

“这柄‘霜凝’,倒是能赠予石弘。”李仪笑了笑,自言自语道,“他的血脉能力——兵主,可将这柄蛮弓,化为天谴级的神弓!不过,我还从未见过他搭弓射箭,不知是否懂得箭术……”

李仪心中思忖着,又蹲了下来,视线落在血顶的尸身之上。

他神情专注,仔细观摩那具长生烙印——犼印。

吼!

一声咆哮响起,犼印之上,竟有一道巨犼之相浮起,形貌狰狞,长鬃飘舞,狠狠盯着李仪,作势欲扑。

“哦?这是……灵魂?”李仪眼神微闪,面露讶异。

他丝毫不为所动,双掌扶摇变幻,咫尺之域落下,无数星轨交错流转,犹如一座炼金台,分解剖析这头巨犼。

不过,这种状态,并未持续太久。

不多时,巨犼之影变得黯淡,摇摇欲坠,紧接着,竟如烛火般溃灭。

李仪有些意犹未尽,保持着下蹲的姿势,目露沉吟,若有所思。

这具犼印,居然和三阶以上的道化武装一般,拥有灵魂!不过,这灵魂并非自然而生,而是强行地将巨兽之魂,封印其中。

饶是如此,这种技艺,也已经相当可怕了。

这说明,蒙人的长生烙印,越来越像道化武装了。

此外,他还有些别的感悟。

“这头巨犼之魂,其灵魂中的规则,为‘天吼’,其音恢弘,可碎裂天穹,横断虚空!而那具犼印,则是以巨吼之魂为支点,炼制出了‘冰嗥’的特性……”

李仪微微颔首,恍然大悟地说道。

也正是这个缘故,血顶死去之后,这具犼印的灵魂,并未立刻消散,而是存留了一阵。

李仪摩挲下巴,心头浮现一缕异样情绪。

这道巨犼之魂中,他竟悟出一缕上古时光之意,沧桑古老,意韵悠长,可谓深不可测!

因为,这头巨犼,也是上古生灵!

“若我猜测没错,这道灵魂,应当是取自镜湖,也就是蒙人所说的‘兽群呼唤’……那镜湖,居然犹如一枚琥珀,能将灵魂封存,历经无尽岁月!”

“上古时光么?这其中意境,虽和我那具时之武装有所不同,但所谓大道相通,倒也有可以借鉴之处。”

李仪眼神闪烁,心神变幻。

他隐约有种预感,这些上古灵魂,对他补全那具时之武装的初稿,必有绝大好处!

“算了,先救长孙要紧!”李仪摇摇头,眼神化作凌厉,“其他的事情,以后再说……飞雪,我们走!”

十字星芒闪烁,一道猩红巨影落下,载着他的身躯,消失无踪。

……

崂山。

“怎么样?都布置好了么?”

一道修长身影仰头瞭望,视线凌厉,似要穿透云雾。

此人是蒙人打扮,身材却并不魁梧,甚至有几分纤细,竟是蒙人骄子——苍夜。

“苍夜大人,都准备好了!”一名魁梧男子大步而来,沉声道,“十二座封禁法阵已布置完成,任何空间传送之术,都无法奏效。长孙神机这一行人,已是插翅难飞!”

“这样就好。”苍夜点点头。

“接下来,就等着那个李仪自投罗了。”男子眼神傲慢,冷然道,“我听说,他曾是大乾的伏蛟榜榜首?不过,南人的伏蛟榜,哪里比得上我北人的‘猛人榜’?若是让我遇上他,哼哼……”

“李仪么?”苍夜听到李仪的名字,眼皮微微抽搐。

他与李仪曾两次交锋,一次不战而逃,一次则是惨败,以兽魂替死,才保住一命,但也是元气大伤。

对于李仪,苍夜的感觉很复杂,有几分厌憎,也有几分忌惮。

“对了!”男子想起什么,面露好奇,“苍夜大人,我听说,那个李仪,似乎是一名百年不遇的武装天才?”

“的确。”苍夜点头。

“还有这长孙神机,狡诈多端,而且擅长经商,倒也是个人才……”男子指了指大山,说道,“为何不将这二人俘虏,为我等所用?”

“不可能的,这两人皆是外柔内刚,断然不会屈服!”苍夜摇摇头,说道,“何况,这二人性情诡诈,手段多变,稍有一丝松懈,就可能会生出诸多变故。因此,别想着俘虏了,遇上他们,直接杀掉。”

“两名南人罢了,能有什么本事?”男子闻言,一脸不以为意。

苍夜皱眉。

他发觉,北地的战士,无论蒙人,抑或靺鞨,都对大乾充满轻视,这绝非好事。

“记住了,那李仪和长孙神机,我们都要完整的脑袋。”苍夜回神,叮嘱地说道,“可以杀死他们,但不要伤到脑袋。”

“完整的脑袋?”男子愈发不解,“为什么?”

“这两人,都很擅长幻术和迷惑之道,”苍夜淡然说道,“此举,是为了防止这二人偷梁换柱,借助幻术逃脱。”

“一点微末幻术,能瞒住我等的眼睛?”男子摇摇头,见苍夜神情坚定,还是说道,“好,我会命令他们,尽量取下完整脑袋。”

“不是尽量,而是一定!”苍夜沉声道。

“好!”男子点头。

苍夜徐徐踱步,身上一具长生烙印闪烁,一道幽暗龙影浮现,缭绕于他的身后。

“你们的大萨满,仅凭一颗头颅,就能剥取灵魂?啧啧,好手段!”龙影折转缭绕,声音戏谑,“这两道灵魂,是用于厄夜机甲,还是长生烙印?哦,应该是长生烙印……”

“虚影,别废话!”苍夜冷哼一声,精神传音道,“别逼我将你炼化!”

“你有这个本事么?”虚影狞笑一声,神情高傲,“昔年,我的那位兄长,以禁诫之雷炼化了我近百年,依旧未能成功……你,你有什么本事?”

“别忘了,你也不过是一道残魂!”苍夜冷哼一声,“和当年的你比起来,差得远了……”

“炼化了我,你身上这枚‘虚印’,怕是就废了!”虚影有恃无恐,讥讽道,“没有我的‘虚夜之雷’,你还能坐稳骄子的位置么?”

苍夜脸色阴沉。

这时,不远处的男子脚步一僵,身上一枚骨饰炸裂,缕缕青烟升起,化作一道哭嚎面孔。

“什么?我弟弟血顶,他死了?”男子眼眶赤红,顿时暴跳如雷。

北京京都医院的具体地址
重庆妇儿医院在线预约
合肥的白癜风治疗医院
酒泉牛皮癣医院
福建治疗白癜风办法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