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淀信息港
时尚
当前位置:首页 > 时尚

天涯王佳平杯征文低保证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4 07:09:37 编辑:笔名

前不久,老秦在镇上买了个特大的房子,由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变成了城里人。老秦就常穿着西装戴着领带,挺胸直背地走在街道上,凡是见到认识的人,总免不了“点头哈哈”的惯例,连说话的声音也大了,腔调也变得爽朗赋有底气。  儿子秦小竹春节时带着漂亮的妞,开着宝马车回家,即惹得镇上的人既羡慕又嫉妒。有人说:老秦对了,有福之人,熬出来了,据说他儿子开了个什么公司,现在很发达。也有人说:发达了咋的,有福又咋的,再发达再有福,还不是个吃低保的主儿。  这些好好坏坏的说法,不经意传到了老秦的耳朵里,老秦顿时脸红筋涨脖子粗,闷闷不乐的沉默着。有时,他也为儿子高兴,感到骄傲,但静下心来,心里老是涌荡起说不出的滋味来。  儿子知道事由后,就对老秦说:“爸,不要再领取政府那点低保了,去申请退了吧,免得惹人说长说短,以后我每个月给你三千块零花。”  老秦嘴里叼着儿子孝敬他的中华烟,手里捧着那个红色的低保证,看了一眼儿子,再戴上老光眼镜,斜靠在新置的沙发上仔细地翻看着本本。他沉默良久。此刻,关于这个红本本的事情印在他的脑海里,让思绪回到了十年前。  记得那是一个中秋夜,月光温柔得如观世音的眼波,将整个靠山村映照得一片祥和。  老秦提着菜刀一脚踹开房门。老婆和儿子拽着他的衣衫没命地哭嚎。老秦回手一推,将妻儿推到,径自走到大门口的一个木墩前,将右手平放在木墩上,左手将菜刀高高举起......一抹月色在刀锋上打着滚儿......  在菜刀将要落下时,邻居马叔及时赶到,将老秦的手臂拖住。老婆儿子冲上前死死抱住老秦。  马叔费尽口舌安抚好老秦,才从老秦老婆那里了解到了详情。  靠山镇贯彻执行上级文件精神,在全镇范围内再次落实低保政策,按照要求,对符合条件的特困户,政府每月发给300元的低保金。  老秦家还是土坯房,窗户漏风,屋顶赏月。论穷困,老秦其实适合低保条件。他靠庄稼过日子,有无别的手艺,每年生产的粮食变出几个钱来,要给肺结核的老婆买药,再供儿子小竹上学,紧巴巴的根本不够使,家里已债台高筑了。  这些年,老秦一直在申请低保,民政始终不批,原因老秦身体强壮,无病无疾,不在低保之列。  眼看土房子要塌了,而这次落实低保没自己的份。而镇里的酒蒙子、二流子、判刑回来的、在外出台当小姐的、穿貂的、带金链子的都弄到了低保金,老秦心里真个儿不甘。于是,他又找村上的干部,村长私下说:“你掏五千块钱,我给你运作好,不出半个月保你低保下来。”  老蔫气道:“我能拿出五千还办什么低保?”  村长眼睛一翻说:“那没辙了,除非你是残疾人,不然,低保想都别想,没门!”  从村长家回来,老秦不啃声,就咸菜喝着闷酒。  小竹弱弱地说:“明年就高考了,班里的同学都去老师那里补课了,交500元,想去补习一下。”  老婆教训儿子:“别人有钱,不要攀比。”  小竹却说:“就是我老爸没能耐。”  老秦这个窝火,气愤交加之下,想出了这个剁手指头变残疾批低保的下策。  马叔弄明白事情缘由后,给老秦出了一个妙计,说:“你按我说的办,低保马上就能办成。”  第二天,老秦来到镇政府门前,举起一个牌子,上书:“活不下去了,要低保。”  看热闹的人一会围了一大群。这时,马上有领导把老秦带到办公室询问,按低保政策老秦还是不符合,那个领导声色俱厉,说:“别闹事!赶快回家,不然办你个扰乱治安罪!”  老秦不听,依然在门口示威。不一会,来了警车。老秦被塞到看守所,七天拘留。  关进号里的第二天,又送进来一个醉鬼,因醉驾送来的。  号里有好几个认识他的人,见面都恭恭敬敬叫那人:“虎哥。”  虎哥真虎,连管教都骂,管教还陪着笑脸。晚上,有人给虎哥送来鸡鸭鱼肉,虎哥豪爽,让号里的人一起吃。正吃得欢时,虎哥忽然嘴歪眼斜,口水直流。大家惊呼时,虎哥已躺地不醒。  老秦叫道:“脑中风!”  老秦摸摸兜,忽然解开裤子在裤衩子的钱兜上拿出一个别针,二话不说,上前给虎哥两个耳垂搓红放血,然后又给十个手指头都针扎放血.....  这时,管教来了,将虎哥弄走,送去了医院。  七天后,老秦被放出来。  铁大门一打开,宝马奔驰停了一溜儿,老秦溜边走,宝马里下来一人,正是虎哥。他走到老秦面前“普通”就跪下了,抱拳,说:“大哥!谢谢救命之恩!”  老秦被虎哥拉进宝马车里,直接开到一个豪华会馆,海参鲍鱼一桌盛宴,一众哥们作陪。  虎哥对众哥们说:“老秦大哥在我中风时突施了急救手段,大夫说,若没有这场急救,我现在不死也半身不遂了,所以,老秦哥就是我的救命恩人,以后就是我大哥。”  老秦面带微笑,有点受宠若惊。  虎哥接着对老秦说:“在坐的哥们都是我曾经的狱友,半数杀人犯,半数重伤害,可现在,都混的不错。”然后,便挨个介绍一下。  老秦越听越惊讶,这些人都是目前靠山镇的名人啊,有物业总经理,房地产开发巨头,有开工厂的,办大型超市的,搞旅游开发的,经营大型山庄的,总之,都是些身价过千万的主。这些人,此刻都管老秦叫大哥,老秦岂不惊慌失措!  席间,虎哥问老秦因为什么进的号?  老秦说:“为了办个低保费。”并接着说:“现在低保太难办了。”  虎哥听了哈哈大笑,说:“大哥,你信不信我十分钟之内给你办妥?”  老秦不太相信,说:“当官的说了,我不符合条件。你难道比官还厉害?”  大家都笑了。虎哥掏出电话拨了一个号码,开了免提:“是张局么?”  “啊!虎哥,有什么事?”  “我有一个救命恩人家里很困难,能给个面子半个低保么?”  虎哥出院不久,说话还不好使?  “下午让他简单写个申请来我这里,我给他办杠的,年年还带补助怎么样?”  “够哥们!”  老秦长大了嘴,这也太简单了太快了。  虎哥问老秦:“还需要什么仅管开口?”  老秦说:“就是家里的土房快塌了。”  虎哥说:“这好办,给你弄个廉租房咋样?”他又按了一个电话:  “虎哥啊,这么有空想起兄弟啦?”  “王局,我有个亲戚要弄个廉租楼,你给弄一个啊?”  “有低保么?”  “有。”  “那好,下午来取钥匙。”  “操,你先别答应这么快,高层我可不要,给我弄个三楼大点的。”  “这......有点难,不过虎哥说了,就给你一个八十平米的三楼吧,下午来办吧。”  虎哥撂下电话,对老秦说:“大哥,全部完事了,你还有什么事就说话。”  老秦说:“好是好,可家里的土地......”  “别种地了,我给你安排个工作就是了。”  这一天,老秦过得简直像做梦一样,低保证到了手上,等廉租楼钥匙取来,他带着老婆儿子去看楼,才真切的明白,这不是梦。  十天以后,老秦乔迁,晚上,他把马叔请到家里喝酒,马叔看着这么大的房间还是三楼简直不相信,问:“谁有这么大的能耐?”  老秦有些醉意,说:“杀人犯!”  这时,儿子小竹把书房布置好了,走过来吃饭,兴奋地对老秦说:“爸,我终于有了宽敞的书房,我一定好好学习,争取考上大学,不负你的厚望。”  老秦望了望窗外,月亮已躲进一片乌云里了。他皱了一口酒,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月黑风高杀人夜!儿子,学不学无所谓,咱上不了大学,咱上监狱。”  儿子鼓起双眼,说:“爸,你喝醉了!”  回想到这里,老秦眼角有些潮湿了,一滴泪滴在了低保证上,他摘下老光眼镜,起身去里屋拿出纸和笔,对长大的儿子秦小竹说:“你帮爹我打个申请吧,明天,我就连同低保证一起交到政府去,领了这么多年,是该让了,让给目前那些真正困难的人!”  第二天,老秦来到政府说明缘由,政府当即批准了老秦的请求,领导还对他表扬了一番。政府领导说:“我们正打算对全辖的低保户进行清理,以前那些年利用关系,有很多浑水摸鱼的人。”  老秦说:“是该整治了,要不然,国家的钱就没有真正用到实处,用在刀刃上。”  政府领导默默地点着头。  交了低保证,再没有人议论他是吃低保的主子了。从此,老秦心里舒畅了,每月花着儿子给的钱,感到很幸福,现在走起路更显精神,腰杆挺的更直了。   共 3081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急性附睾炎
昆明治疗癫痫专科研究院哪家好
云南轻微癫痫病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