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淀信息港
育儿
当前位置:首页 > 育儿

哈蒂布曾因批叙利亚政府家人被绑踢球得面临

发布时间:2019-06-05 13:35:17 编辑:笔名
青春期月经不调的治疗药物
月经不调是怎么导致的
月经不调长时间不好

那(霍姆斯)曾是一个美丽的城市,哪怕是凌晨,你走在街上也不用担心安全问题。在我场职业联赛,家人和朋友都在体育场为我加油。我们从来没有想过会有战争,但现在时不时就会有炸弹从天而降。和家人打会告诉我,“菲拉斯,你小时候和你一起在公园玩过的那个孩子昨天被炸死了”。我害怕听到的就是这个。

我不相信美国,也不相信政府。我希望的就是叙利亚的人民不要成天面对死亡的威胁。

早报 宋承良

上周五晚上(8月30日)申花赛前适应场地结束回到酒店,申花叙利亚外援菲拉斯·哈蒂布在餐厅用餐时指着放在桌上的iPhone和iPad一脸苦笑,“这些东西让我又喜欢又害怕,每天我需要通过它们和家人联络,但也担心听到坏的消息,过去这几年时间,这样的情况发生太多了……”

从8月底开始,叙利亚局势因为化学武器再生波澜,面对随时可能爆发的新一轮战争,哈蒂布心情看上去有些低落,他的翻译张川告诉,“我可以很明显感觉到他的情绪变化,斋月的时候还好一些,近不行,对家人的担心又多了几分。” 哈蒂布因为国内的战争退出了国家队,他选择站在了政府的对立面。只是,面对如今美国可能对叙利亚采取的军事打击,哈蒂布并没有想象中高兴,“我不相信美国,也不相信政府。我希望的就是叙利亚的人民不要成天面对死亡的威胁。”对此他显得并不乐观,采访,当祝福叙利亚人民可以早日免受战火侵袭,哈蒂布无奈嘟囔了一句,“也许10年后吧。”

不信美国,也不信政府

采访哈蒂布的那天,美国已经表示会随时对叙利亚发动军事打击,他不认为美国的介入会对叙利亚现在的局势起到任何帮助,“美国人都是骗子,他们有很多解决问题的办法,为什么一定要等到政府军用化学武器才开始行动?必须搞清楚,之前的战争已经造成了20多万平民的伤亡,如果美国真的为了叙利亚,两年前他们就可以介入了,也许那个时候几个月的时间就能解决问题了。所以我不相信美国,当然我也不喜欢政府,我觉得这是他们两方之间做戏。”说起政府,哈蒂布一直是一脸的怨气,“阿萨德·巴沙尔应该辞职,如果他喜欢国家和人民,应该是他辞职的时候了,但他没有。”

哈蒂布很快吃完了他面前的晚餐,“等我回到房间,我就要和我家乡的几个兄弟联系了,这是我每天必须要做的事情。”哈蒂布痛恨这场持续2年多时间的战争,这段时间,他没有回到国内,“近一次回国,还是2011年3月的时候。”过去他在科威特踢球,今年来到了上海,“和家人打的时候,我的兄弟会告诉我,‘菲拉斯,你小时候和你一起在公园玩过的那个孩子昨天被炸死了’。通常这个时候大家都会沉默很久,我害怕听到的就是这个,还有很多人因此被抓进了监狱,差不多50万人。另外的四五百万人逃出了叙利亚,去了周边其他国家……”

哈蒂布无力改变这一切,他认为自己必须做些什么,因为不满战争,2011年他选择退出国家队,“在叙利亚,我是的球员,有很多的支持者,当你知道这些一直为你欢呼的人民每天都因为战争死去,你还能在这种情况下踢球?我觉得人民就是我的兄弟,他们任何一个人的死去都和我兄弟死去一样让我难受。我所希望的就是叙利亚人民可以安全,仅此而已。”

和哈蒂布一起退出国家队的有很多人,但只有他站出来表达了对于政府的不满,“谁有名,谁就有发声音,我不害怕,因为我认为只要有人犯错,我就必须站在他们面前告诉他们,这是错误的,我只是说出了真相而已,如果不说,长此以往国家就毁了。”哈蒂布告诉,在叙利亚,支持政府和反政府的人士差不多各占一半,喜欢哈蒂布的人把他视为“英雄”,“但就算所有人因此恨我,我也不会后悔。”

攻击政府致亲人被绑架

哈蒂布的家乡是叙利亚第三大城市霍姆斯,很不巧,他的家乡是叙利亚战争的爆发点,这个叙利亚中部城市是反政府武装的据点,“那是一个美丽的城市,人非常友善,彼此之间喜欢开玩笑,哪怕是凌晨,你走在街上也不用担心安全问题。小时候我和我的小伙伴一起在街上踢球,在我场职业联赛的时候,我的家人和朋友都在体育场为我加油。我们从来没有想过会有战争。”说起自己的故乡,你可以从哈蒂布的眼神中看到憧憬的目光。

现在战争已经打响了两年多时间,霍姆斯已经基本沦为一片废墟,“时不时就会有炸弹从天而降,如果你出门,你就可能随时遭遇危险。”直到现在,菲拉斯还有三个哥哥留在霍姆斯,“幸好,他们已经转移到了一个相对安全的地方……”其余的亲人,已经被哈蒂布“转移”到了国外,他还有三个哥哥分别在黎巴嫩、科威特和伊拉克,父母、妻儿和另外几个兄弟则被安排去了埃及首都开罗。

当初站出来抨击政府,虽然嘴上说不后悔不介意,但哈蒂布还是面临很大压力,有一次政府军冲进了他亲人家中进行了人身威胁,他妻子的亲人还遭遇绑架,直到他支付了赎金亲人才安全归来。在这样的情况下,哈蒂布为了安全起见只能把家人逐渐送到国外,“很多事情我现在想起来就感到可怕,因此我必须阻止它再次发生。”

祸不单行,在埃及的亲人又遇到了当地的骚乱,心急如焚的哈蒂布希望将家人转移到土耳其,他已经让大哥前往土耳其寻找房源,“可是有一个问题,签证。”翻译张川接过了哈蒂布的话,“他是反政府的,没人给他办签证,他的儿子签证马上就要到期了,这个事情太棘手了,我们也帮不了他。”哈蒂布也只能苦笑,“你知道,之前我是整个国家的球员,有太多的媒体会来采访我,自从我退出国家队后,这三年时间再也没有媒体来找过我,这没有什么。”

倒是有邻国黎巴嫩电视台的曾经通过Skype采访了他,问他对之前一位叙利亚球员在训练中被炸弹炸死一事的看法,说起这个事情,哈蒂布冷笑了一声,“训练比赛的时候还要面临炸弹的袭击,这是叙利亚足球的现状,现在没有人关心足球,早就停滞了,很多球员都选择逃出国去周边国家踢球,我知道的就有超过100个球员。没有安全的地方,谈什么足球。”哈蒂布还想过重新回到国家队,但前提是战争结束,“真的有那么一天,我会认真考虑的,只是这一天什么时候才能到来?我不知道。”

一人养家中20人

哈蒂布如今孤身一人呆在上海,他是申花外援中没有家人陪伴的“可怜人”,因为叙利亚签证的限制性,就连他本人来一次中国都很不方便,何况家人,“每天晚上我都要和家人联系,大多数是或者视频。”只有趁着联赛间歇期,他才能去开罗看望家人,他给孩子带去了很多申花的球衣和iPad等礼物,据说,因为哈蒂布的关系,他的家人和孩子都已经是申花的球迷了。

“为什么不把家人接到上海?”对于这个问题,除了操作难度上的困难,哈蒂布还开玩笑说,“如果把家人都接来,我需要一个城堡,太多人了。”哈蒂布是家中的小儿子,他出生的时候父亲已经有50岁了,“我父亲那一辈,整个家族加起来有300多个人,亲近的家人也有80多个。”现在的哈蒂布通过十多年的职业生涯赚到了不少钱,在家中的地位已经从小孩子变成了养家的老大哥,现在家人在开罗住的房子,就是哈蒂布花了15万美元购买的。翻译张川数了一数,“差不多一个人要养20几个亲人。”

养家的压力大不大?哈蒂布说道,“叙利亚人都很聪明,你给他们一块石头,他们可以变成金钱。”哈蒂布本人就可以证明这句话,在海湾几个国家踢球的时候,哈蒂布都会很小规模投资当地的房产,这些年收获不小,前几年在科威特踢球的时候,哈蒂布的薪水被当地球队老板“赖掉”,好在凭借自己的积蓄,哈蒂布养家并不吃力。

在上海大半年时间,哈蒂布还遇到了几位同胞。他乡遇同胞,哈蒂布自然非常高兴,有一位叙利亚人在一所国际足球学校教小孩子踢球,哈蒂布有一次还把他带到了康桥基地参观;还有一位同胞开了一家餐馆,哈蒂布次去光顾时两人兴致勃勃聊了起来,“叙利亚人一见面说完HELLO就开始说政治。”有意思的是,这位餐馆的老板站在政府这边,“那我以后不来你这儿吃饭了。”两人还是朋友,之前哈蒂布曾经认为两个政见不同的人不能成为朋友,后来他改变了想法,“大家都有自己的意见没什么不好,多说对国家有益,说到底,我只是反对杀害平民的人。”

夹江县通报4起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问题

[金犍网评]冲刺-双过半-鼓劲争上游

[凤凰新闻]四川犍为推出精品旅游线路

夹江县通报4起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问题
[金犍网评]冲刺-双过半-鼓劲争上游
[凤凰新闻]四川犍为推出精品旅游线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