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淀信息港
娱乐
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

美女总裁的贴身高手全文阅读

发布时间:2019-06-24 19:17:09 编辑:笔名

    忘记是什么时候的事了,说是有个死刑犯在被执行决时,提出了一个要求,要见他母亲一面。请大家搜索()看全!更新快的小说  执刑方答应了他这个要求,让死刑犯的母亲去了法场,跟她儿子见一面,说一番话。  母子俩人先是相互抱头痛哭,儿子提出了一个要求,那就是再吃母亲一口奶。  母亲答应了儿子的要求,让他吃--结果,死刑犯却把母亲哺育他长大的奶、头咬了下来,狞笑着说:如果不是你从小**我溺爱我,我犯错了也要护着我,我怎么可能会走到今天这一步?  现在高雅就是那个死刑犯,方小艇就是那个被咬掉奶、头的母亲。  只是高雅犯下的错误虽然够毙一百次,只要他想活下去,就能好好的活下去,会比这个世界上绝大多数男人要好,因为他有一个显赫的家庭,有**爱他的母亲,有个牛比的哥哥,还有个非常美丽的女人,肚子里怀着他的孩子。  在很多人看来,只要高雅能改过作新,重新做人就行了,实在没必要走这极端的一步--这个很多人,就是除了他之外的所有人。  可所有人都不明白,就是从高雅彻底失败的那一刻起,他就觉得这个世界没有了任何的留恋,这样平平淡淡的活着,远不如去死。  没有像高雅前二十多年前那样活过的人,是无法想象他以前有多么的骄傲,自豪,更无法理解他成为丧家之犬后的悲苦。  假如方小艇要是没有那样溺爱他,让他像绝大多数人那样健康的正常成长,那么他也不会落到今天这种地步……所以,他把所有的仇恨,都集中在了方小艇身上,这才要带着她一起死。  但很可惜的是,方小艇没有死,沈银冰及时挡住了她,这对高雅来说,是他生命中一丝遗憾,可他再也没有了开的机会,因为他双臂已经被楚扬俩人直接卸了下来。  “哥,我不想杀嫂子的,真不想,是她自己故意找死,要陪着我一起死,哈,哈哈!”  高雅双臂被卸下后,根本感觉不到丝毫的疼痛,看到高飞抱着沈银冰疯狂的呼唤她名字时,歇斯底里般的大笑了起来。  笑着,笑着,一缕黑血从他嘴角淌了下来。  “他服毒了!”  正要跑出去开车送沈银冰去医院的楚扬,怵然一惊,低喝声中抬手就要卸下高雅的下巴,但却已经晚了。  高雅不知道服下的什么毒,在嘴里吐出黑血时,整张脸也已经变成铁青,双眼瞳孔已经迅速扩散,身子烂泥般的瘫倒在了地上,可仍旧在笑,狂笑。  狂笑着喃喃说道:“真、真是功亏一篑啊,功亏一篑,沈银冰,你为什么要代我妈去死呢,为什么?”  没有谁回答高雅的话,就算有人回答他,他也听不到了。  因为,他在问出一个为什么时,生命就已经结束了。  --  森林神殿的女娲娘娘神神像前,有两个人盘膝面对着。  拓拔千钧紧皱着眉头,低声说:“驸马,高夫人在中弹时,幸亏发夹给她卸掉了大部分力道,所以她才能救回来。不过,弹头却压迫了她的脑神经。”  高飞没说话,只是攥紧了双手。  “我已经跟女王殿下商量出了一个的手术方案,也有希望成功。但是……”  说到这儿后,拓拔千钧闭上了嘴。  明显憔悴了很多的高飞,哑声追问:“但是什么?”  “手术后,乐观的估计,她会失忆,忘记以前所有的事情。”  顿了顿,拓拔千钧又说:“包括人,也包括你。”  高飞眉梢一挑,说道:“只要能让她活下来,别说是失忆了,就算永远的变成植物人,我也会好好照顾她一辈子的。”  抬头看着高大的女娲娘娘神像,高飞好像是在自言自语:“其实,她失忆忘掉以前所有事,是的了。那样,我就能跟她重新开始了。”  拓拔千钧笑了笑,轻声说:“不过,我倒是有把握,在她手术后清醒来的那些天内,用类似于催眠的功夫,给她灌输一些思想。那样等她醒来,就以为是从梦中醒来,就像我们正常人醒来后,过自己的日子。”  高飞眼睛一亮:“你会给她灌输什么思想?”  拓拔千钧喝了口茶,老神在在的说:“那得看你希望她知道什么了。”  高飞沉默,半晌后才说:“我希望她在醒来后,就知道她父母早在几年前就因病去世了,只给她留下了个市值几百万的小广告公司--她在醒来之前,其实去跟天涯集团洽谈业务,被年轻的总裁所喜欢,并追求她。”  拓拔千钧有些失望:“我知道那个年轻的总裁就是你……可这样也太简单了吧?”  “简单吗?那可以再复杂一点,变成总裁在暗中喜欢她,假扮一个找不到工作的无业游民,故意混进她公司内,给她当司机。”  高先生眼睛开始冒光:“在她遇到困难时,年轻总裁挺身而出,帮她渡过一个个难关--嘛,自然是她发现年轻人,竟然是天涯集团的总裁,是她的王子,俩人就像童话中那样,开开心心的生活在了一起。”  拓拔千钧啪的一拍手,叹道:“好狗血!不过我想知道,你那些红颜知己,那些孩子,该怎么办?”  高飞又笑了:“年少多金的总裁嘛,在没有结婚之前有一帮红颜知己,有几个私生子,那还不是正常吗?只要在婚后听老婆的话,她也就睁只眼闭只眼了不是?”  “关键的是,你得给她灌输这样一个道理。”  高先生很有信心的说道:“男人可以偶尔远航,但必须得记得回家的路。”  --  六月底的冀南正午,好像一个大火炉那样,烤得空调冷气都有气无力了。  一家四星级的酒店客房内,沈银冰慢慢的睁开了眼睛。  她的眼神很木然,就像没有灵魂那样,更像所有的精气神,都被这个盛夏的阳光给烤干了。  幸好有空调,有冷气,很快就让她的双眸恢复了清澈,灵动,使她想到了自己目前在哪儿,接下来要去做什么。  “哎哟,惨了,惨了!我中午怎么喝多了呢?唉。说好下午两点要跟落日餐厅的王老板谈生意的。都是中草药基地那个叫李德才的家伙,非得让我喝酒,喝酒--哼,本姑娘陪他喝了酒,他要是敢食言不答应那笔业务的话,本姑娘以后非得找机会把他的车胎给扎了!”  沈银冰急匆匆的跳下了下来,冲进了卫生间内,开始洗漱。  半个小时后,穿着一件白色碎花束腰连衣裙,银色细高跟皮凉鞋,左手挎着小包,右手拿着手机,脸上还戴着个大墨镜的沈银冰,哒哒的走下了过街天桥。  她刚才就已经跟落日餐厅的王总通过电话了。  王总真是个好人呀,并没有因为她迟到而生气,还很关心的说让她路上注意安全,反正今天也没别的工作,随时都可以跟她谈业务的。  沈银冰在走下天桥时,就看到下面的台阶上,坐着个倚在栏杆上睡觉的人。  不过她没有在意,因为经常有民工或者乞丐,坐在这儿休息。  可就在她走下天桥的一个台阶时,那个蜷缩在旁边睡觉的家伙,却忽然伸出了左脚,一下子就把她绊倒在了地上。  结结实实摔在地上后,沈银冰的膝盖,胳膊肘啥的肯定被铁硬的路面给磕破了,疼得她是眼冒金星,挣扎着要爬起来时,却发现那个家伙正盯着她的俩腿中间猛瞅……  老天爷,俺穿着的是裙子好不好?  他这样看过来,岂不是把俺穿什么样的小内都看去了--突然意识到这个严重问题后,沈银冰没有丝毫的犹豫,抬起左脚冲着那个家伙的脸蛋就踹了过去。  沈银冰这一脚,没有丝毫的留情,她发誓要把这张丑恶的嘴脸踢成猪头!  可那个家伙却及时伸手攥住了她的脚腕,任她怎么挣扎,都无法缩回,刚才那双满是困意的双眸,瞬间变的是炯炯有神,仿佛要把那条小内看穿:“吆喝,这是咋回事?”  “放开我,臭留氓,放开我!”  沈银冰斜斜的躺在地上,双手支撑着身子,右腿弯曲压在了下面,左脚却被高飞抓在手中,用力向回缩着,一张美到极点的俏脸,带着羞怒,红的几乎要滴出血来,美眸中却喷着怒火。  怒火倒是没喷出来,但泪水哗的一下就淌了出来。  看到沈银冰哭了,那个臭留氓却做啥事也不知道的样子,松开她的脚腕,满脸无辜的站起来,瞪眼叫道:“喂,我说姐们,你是不是有病啊?我又没招惹你,你凭什么要踢我,还骂我臭留氓啊?”  “你臭留氓,就是你臭留氓!谁让你绊倒我,又偷看我、我--的?”  沈银冰迅速的缩回左腿,反手擦了把泪水,抓住天桥栏杆站了起来。  但她的左脚刚一落地,却又哎哟一声蹲了下去,用手捂住了脚踝,本来通红的俏脸,也在瞬间惨白。  “你臭留氓,就是你臭留氓,谁让你故意绊在我腿上摔倒,让我看的?崴脚了吧?活该,让你撒泼!”  臭留氓单手掐腰,晃着脑袋捏着嗓子,学着沈银冰的声音说了一遍,转身就走。  他刚走了几步,沈银冰就娇喝一声:“你、你给我站住!”  可那个家伙不但没站住,反而加快了脚步,走出十几米后,他才扭头看了一眼。  看到沈银冰很无助的样子后,他才叹了口气,转身走了回来,拾起地上的手机递向了她:“喂,你刚才叫我,是不是要我替你拿手机?”  沈银冰吸了一下鼻子,也没说什么,一把就把手机夺了过去。  那家伙不满的说:“你抢什么嘛你?我又不是不给你。态度这样恶劣,早知道这样我就不该回来管你。”  沈银冰根本不理他说些什么,只是飞快的拨打了一个号,放在耳边哽咽着叫道:“落日餐厅的王总吗?你快带人来步行街街口,有个臭留氓要欺负我,我就在--喂,喂喂?”  沈银冰还没有来得及说出她现在的位置,手机却恰好没电了,气的她用力喂喂了几声,然后抬手就把手机撇了出去!  啪--的一声,手机砸在地上,摔成了好几瓣。  摔出手机后,沈银冰才看到一双冒火的眼睛,正在死死盯着她,好像恶狼看到小兔那样,吓得她浑身打了个激灵,缩了一下脖子颤声问:“你、你要干嘛?”  “我要干嘛?”  那个家伙脑袋猛地向前一凑,鼻子几乎碰到了沈银冰的鼻子,狞笑着说:“好啊,我好心好意的回来给你拿手机,你却要搬救兵来收拾我!哼哼,你说我要干嘛!?”  “你--你别乱来啊,你知道我是谁吗你?”  沈银冰被那家伙阴险样子,给吓得牙齿都开始打颤。  “你谁?苍井空,还是小泽玛利亚?毛啊,老子是不愿和你这种恩将仇报的货色一般见识,切!”  那个家伙眼神中满是不屑的撇了撇嘴,正要站起来闪人,顺便再把那个被摔成几瓣的手机拿走时,沈银冰却一把抓住了他的衣襟。  这个长相不错,本该是个真男人的家伙,却很没素质的真用力一甩手:“怎么着,大姐,你还有完没完啊?”  沈银冰摇头:“没完--哦,不对,我、我是想请你帮我一件事。”  那家伙却不为沈银冰的哀求所动,冷冷的道:“想让我借给你手机用用?对不起,欠费!想让我给你找警察来抓我?对不起,不去!”  “那、那你能不能把我扶上车?我的车子就在那边停车场。”  沈银冰眼巴巴的问道。  可那家伙,再次干脆的拒绝:“对不起,不扶!”  沈银冰那双大眼睛里,再次有泪水淌下:“可、可我脚疼的厉害……”  “脚疼?你脚疼关我……”  那家伙正要说什么,沈银冰连忙说:“我可以付费的!”  那家伙的眼睛登时一亮:“付费?切,大丈夫威武不能屈,富贵不能淫--说说,我要是把你扶到那边停车场,你掏多少钱?”  沈银冰很优雅的伸出了一根中指,就在那家伙反唇相讥之前,又伸出了一根食指,在他眼前晃了两下。  那家伙眼珠子一瞪:“什么?二十块钱,你就想让我扶你走那么远的路?”  沈银冰结结巴巴道:“是、是两百。”  那家伙嘴角一抽,很阴险的样子,口气却淡淡然:“先。再加五十。”  “哦。”  沈银冰乖乖的点了点头,从钱包内拿出钱递给了那家伙,随口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怎么,想记住我名字,事后找我算帐啊?”  那家伙嗤笑一声,随即说道:“但哥们才不怕!你给哥们听好了,哥们叫高飞。飞得又高又远的高飞!”  hex.hl    

黑河治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清远治癫痫医院
淄博癫痫病专科

上一篇:微臣有喜

下一篇:宠物小精灵之小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