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淀信息港
娱乐
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

黄河鬼事

发布时间:2019-06-25 01:52:51 编辑:笔名

叶子一脸的恨意,那种怨恨是发自肺腑的,在我看到她的表情的一瞬间,还误以为叶子跟红眼老尸或是圣域圣子之间有什么化解不开的旧愁。然而下一刻,我突然发现她的恨,是对涅槃化道的恨。自然天宫的叶子,曾经和玄女为了相助禹王,一个去了圣域,一个去了九黎。我就是在九黎次遇到了叶子,九黎,涅槃化道,二十年前的往事......我一下子意识到,爷爷当年用涅槃化道杀娘,难道附身在娘身上的,就是叶子?或者说黑色恶灵?这个念头来的非常突然,尽管有些突兀,也有些荒唐,但顺着这个念头想下去,一些似是而非的事情,好像就清晰了。在那棵通天树上,就是叶子布下的重重障碍,阻挡我前进,否则南疆九黎的阴阳鬼胎,不会出现在神性未泯的自然山。“你......”我强忍住心里的情绪,忍不住转头看了看她。这个世间,真的存在一种叫做感应的东西,我望着叶子,她好像也知道我心头的推测和迟疑,目光尽管仍然很复杂,却无形中柔和了一些。我的心砰砰乱跳,因为在这一刹那间,我突然从她复杂目光的深处,看到了一缕隐藏着的母性。事情果然是这样吗!我的思绪有点混乱,自然而然的就想起叶子曾经对我说的那句话,造化弄人。她就是当年蛰伏在娘身上的“东西”,把祸水有意引到了陈家。我该怎么看待她?我知道,娘是无辜的,我是娘的孩子,然而叶子附着在娘身上那么久,不论是不是情愿,我们之间已经存在了一丝血脉亲情。我的目光呆滞了,犹豫的望着叶子。难怪,她给陈家引去祸水,本意是要作乱,然而等我长大再见到她的时候,她几次流露杀机,终却还是强忍着没有下手,她不杀我身边的人,所以一直没有去找爷爷报当年的仇。但是我左思右想,依然想不通当年附着在娘身上的,到底是真正的叶子,还是叶子体内的黑色恶灵。她这么做,是为了什么?“你......”我踌躇再三,还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造化,真的弄人。我一直在追寻真相,但真相将要揭露出来的时候,谜底却是这样令人玩味的。或许,有些事情,还是不要知道的好,一旦知道,就要承担一些自己可能无法承担的后果。“不要分心!”叶子目光中深藏着的那一缕母性瞬间就消失了,她的语气很凌厉,低沉沉道:“我留着你,是要你做强的!你要记住,活在这个世上,宁做虎狼,不做牛羊!杀了他!前世的恩怨,今生了结!不要惧怕什么涅槃化道!你才是强的!杀!”柔弱的叶子,有一种凌人的霸气,那种气息让红眼老尸和残眼血影都很不安,我还没有从昏沉的思绪中完全挣脱出来,老尸还有血影都无形中逼近了一些,祖鼓咚咚作响,铜棍蓄势待发。“蚩尤!”叶子一瞥,目光锋利如刀,投向残眼的血影,道:“你再插手,我就去圣域灭你的残体!”“你有那么大的本事!当年就不会死!”“那你来试试看!”叶子死死的逼住残眼,寸步不让。残眼虽然血气升腾,然而已经不由自主的退缩了,蚩尤的心脏当时都被叶子重创,何况这只眼睛?我承受的压力顿时减轻了一些,可以全力去面对红眼老尸。心绪一直都在变化不停,云遮月影,我好像又看到了当年的连环山,看到眼前的红眼老尸化身成了昔日正当盛年的陈四龙。不可否认,前世的记忆一直在影响着我,让我心头的重压始终不能化掉,但正是这种强压的存在,我的信念愈加坚定。前世的一切,不会在今生重演。嗖.....我和红眼老尸之间都有必杀对方的念头,一句话没说,同时挺身向前。红眼老尸的眼睛生辉,道衣飘舞,我觉得冥冥中有一股原本不属于自己的力量,从无形的虚空中点点滴滴的灌注到了体内,那好像是前生的力量,奔涌如潮,强大的无法想象。那种力量在躯体内渐渐溢满,无法承载,我迫不得已停下脚步,十三宝塔术突然闪电般的运转起来,神魂嗖的冲出头顶。神魂本来无形无质,但是在这一刻,它充实的好像一道影子,飘飘袅袅的冲出身躯,在半空蜿蜒扭动。我能感觉到神魂化出了壮硕的身躯,强有力的爪子,摇摆的尾巴。这是自己完全意想不到的变化,我曾经在懵懂和混乱中化出龙身,然而那是一种被动的变化,自己无法控制。但是在这一刻,我觉得好像能够掌控龙形,尽管控制的不那么自然,却是一种超然的蜕变。我在半空甩动身躯,低头看看,就能看到自己的躯体定定的站在原地。“神魂为龙,第二真身!”叶子逼着残眼,看看我的神魂在半空龙一般的舞动着,她的语气里有一点欣喜,道:“就这样!记住,你是强的!可以灭杀一切强敌!”当年连环山的往事,在脑海中又一次清晰了。我和陈四龙大战,他用涅槃化道杀我,两败俱伤。我的神魂被打散了,前世的苗玉拼死救走的,是我的身躯。她把我送到乌苏木圣棺里,想用本来安葬蚩尤的圣棺让我活过来,所以我曾经在乌苏木圣棺中见到了一个很像我的人,我去的时候,他凌空消散,化成了一股轻烟。咔嚓.....红眼老尸腾空而起,在半空截住我,他抽出一道带着朱砂印记的黄符,甩向上空。黄符在头顶爆响,化出一个巨大的八卦。八卦的影子在转动,好像和外界的天地隔绝开了,我的龙身来回飞快的绕动,但一时间冲不出八卦笼罩下来的影子。在这片隔绝的小天地中,红眼老尸神威勃发,祖鼓一响,就如同一道天雷劈落。神魂毕竟不是肉身,被雷声般的祖鼓一次次震荡着,像是要爆裂飘散。我不停的躲避,避开红眼老尸的绝杀,身在半空,能够透过八卦的虚影,看到下方沉沉的大地和头上朗朗夜空。天地尽收眼底,一沙一尘,一草一木,我的心境通透,身躯在急速的飞转中好像带动着周围自然中的五行之力。金木水火土,相生相克,五色五光袅袅的聚合,结出一个虚无又真实的印记。轰隆.....聚合的五行光速度越来越快,从下方轰然撞击,一下把盘旋的八卦影子撞的粉碎,天地顿时通明,接着五行光和八卦影撞击产生的混乱,我从间隙中猛冲过去,一爪子把红眼老尸拍的连连翻滚。每每和圣子争斗时,一交手就陷入生死相搏中,他在翻滚中一折身,重新冲来。两个人紧紧纠缠在一起,神通术法不断冲撞,渐渐乱了章法。我的身形一会儿化出龙影,一会儿变成人身,死缠着揪斗了许久。我和红眼老尸在半空巨斗,叶子一边注视战团,一边压制残眼。就在争斗激烈的时候,残眼的血影骤然退后,随之一转方向,朝我停在地面上的身躯杀过来。真身被毁,神魂没有去处,很快就会消亡,我心神不安,马上也俯冲下去。嘭.....残眼的速度飞快,瞬间到了身躯前,铜棍重重砸在后背上,我堪堪到了身躯的正上方,神魂化出的龙身被这一击震荡了,刹那间散开,嗖的从窍位归体。“你找死!”叶子随后而至,身躯中的金光像千万道金剑,残眼的血影马上遁走,显然是被叶子身上玄黄祖鸟不灭的神光震慑。 黄河鬼事:www.mi ao bi ge.com神魂归体,就感觉身躯被这一击打的将要崩裂,残眼血影被叶子逼走的同时,红眼老尸也到了身后。我痛楚难当,剧痛掀起心里的一片狂潮,猛然转过身,拼命般的冲向老尸,抬手打飞咚咚的祖鼓,一拳正中老尸的鼻梁。老尸铜皮铁骨,但是被这一拳打的鼻梁碎裂,哀嚎了一声,蹬蹬倒退出去好几步。我抓着机会紧紧追击,拳头如狂风暴雨,打的老尸抬不起头。这一次反击非常彻底,老尸死死被压制着,一口气从坟地中打到坟地边缘。红眼老尸像一只被锁链锁住的猛虎,三番五次挨了重击,想要起身反抗时,第二轮重击又接踵而至。短短几分钟时间,他身上的骨头被打碎了几处,祖鼓也畏畏缩缩的重新飞回胸膛。“陈近水......”红眼老尸不知道第几次被打的翻滚在地,等到他重新爬起来的时候,一口牙齿几乎被生生咬碎了,小腹中那团一直蛰伏着的金光猛然蓬勃起来,像一道金色的源泉,顺着身躯流动到了天灵盖上。我在追击中一下停住脚步,金光蓬勃,带着死亡气息的巨大压力随即像一阵狂风,把我淹没了。金光聚顶,象征着涅槃化道将要爆发。我从来没有见过涅槃化道真正施展出来时的威力,但爷爷就是用它打的叶子蛰伏回九黎那么多年。我感觉到致命的危机,残眼虽然遁走了,但叶子就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她没有出手相助的打算,好像一个冷静的旁观者,在注视着这场大战的终结局。一股彻骨的寒意随着红眼老尸身上的金光萌生在心头,没有谁能阻挡涅槃化道的袭杀。我的前世就算一条真龙,依然死在涅槃化道中。转生印还没有彻底觉醒,我挡不住这致命一击。心里的寒意急速蔓延到了全身,刹那间,我好像又回到了当年的连环山。我的脑子没有多余的念头,就想着难道前世的悲剧,还要重现在今生。

常州治疗癫痫医院哪好
拉萨的治疗癫痫病医院
无锡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上一篇:史上强炼气期

下一篇:是孤绝如梦断